正文 【0752 感性的天启皇帝陛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轩樟 书名:明鹿鼎记
    要是刚才之前,朱由校这么说的话,魏忠贤一定警惕而不高兴。

    但刚刚韦宝才救过他的命,魏忠贤对天启皇帝这么说,就完全不反感了。

    “是,陛下,韦大人他的确很有本事,满朝文武无不称赞。”魏忠贤投桃报李的回报了一下韦宝,“老奴恳请陛下将杨涟左光斗和熊廷弼的案子交由韦大人处置吧,本来这些也是都察院和大理寺分内的事,韦大人处置,再合适不过了,而且,韦大人虽然年轻,却极为得百官推戴,很是能服众。上回陛下与老奴商议设立海防衙门的事,老奴仔细想过了,觉得很好。正好漕运总督李思启喝花酒养歌姬,被都察院的差役稽查,他抗拒稽查被杀,现在漕运总督空缺,老奴想,不如索性裁撤了漕运总督衙门,并连同天津巡抚衙门,登莱巡抚衙门,山东巡抚衙门一并裁撤了,新设的海防总督衙门统领通州、河间府、沧州、山东各处兵马,统领步军一万五,水师五千,共计两万人。这样一来,至少可以裁处冗兵冗员五万人!每年至少能省下上百万两军费开支。”

    韦宝一听,不由大喜,甚至可以说有些震惊,喜的是听魏忠贤这么说,那么皇帝应该是真的将自己上回对皇帝说的设立海防衙门的提议告诉了魏忠贤啊。

    可是依照韦宝最初的设想,他是五品官,海防衙门应该也顶多是一个五品的衙门吧?

    而魏忠贤居然说设立海防总督衙门?总督至少是正二品。

    尤其还是撤销漕运总督衙门之后成立的衙门,那么,肯定不能比原先的漕运总督衙门小啊。

    漕运总督衙门至少就是正二品。

    这么说?魏忠贤岂不是想提升自己为正二品、

    这不可能吧?

    自己才十五岁啊,入仕才刚刚两个多月啊、

    有谁能两个来月就从正七品提升到正二品的啊、

    这是连升十多级了!

    十五岁,入仕两个多月,连升十多级、

    古往今来也没有这种事吧?

    自己简直比甘罗都牛了。

    甘罗是战国末期下蔡人,战国时期秦国名臣甘茂之孙,著名的少年政治家。

    甘罗自幼聪明过人,小小年纪便拜入秦国丞相吕不韦门下,任其少庶子。

    甘罗十二岁时出使赵国,使计让秦国得到十几座城池,甘罗因功得到秦王政赐任上卿,相当于丞相、封赏田地、房宅。

    但那也只是虚名,并不是实权职务啊,与韦宝的这个海防总督比起来,简直不算什么。

    要是真能统领通州、河间府、沧州、山东各处兵马,一共统领两万大军的话,韦宝简直可以算是一跃而成为大明第一集团的实权派人物了。简直赶上了魏忠贤的五彪五虎。

    不但韦宝吓了一跳,朱由校也被魏忠贤吓了一跳,“韦爱卿是很有能力,办事也勤勉,但他毕竟才刚刚入仕,时日尚短,且韦爱卿只十五岁年纪,太过年轻,骤然如此提拔,恐怕天下官员不服。”

    “魏公公,裁撤漕运总督衙门,天津巡抚衙门,登莱巡抚衙门,山东巡抚衙门?新设的海防总督衙门统领通州、河间府、沧州、山东各处兵马,统领步军一万五,水师五千,共计两万人。”天启皇帝朱由校奇道:“可以裁处冗兵冗员五万人是好事,每年能省下上百万两军费开支更是好事,但河间府、通州、沧州、山东都是京城的直接门户啊,裁掉这么多大军,京师的安危怎么办?”

    朱由校其实并不是很想给韦宝那么大的权力,总督一职是韦宝这样一个十五岁的少年能做的吗?朱由校是不爱理政,并不是傻瓜。

    “陛下,正因为这些地方是京师门户,所以要派有能力的人去镇守!漕运积弊已久,老奴觉得韦大人开拓海运的建议很好,正好这个漕运总督李思启贪赃枉法被打死了,正好趁着这个空档将漕运总督衙门裁撤掉,不是两全其美的事儿吗?”魏忠贤道。

    “漕运总督衙门事关重大!说裁撤就裁撤不好吧?而且韦爱卿毕竟只有十五岁,又是刚刚入仕,短短时间内从七品官提升为正五品已经有不少大臣非议此事。朕的看法是让韦爱卿升迁,还是过一段再说吧。”朱由校道。

    “陛下可能误会老奴的意思了。首先,陛下赞同韦大人有能力胜任?只是资历尚浅,是不是?”魏忠贤问道。

    朱由校不知道魏忠贤想说什么,看了眼韦宝,然后点头。

    “这就对了,老奴只是说成立海防总督衙门,并没有说让韦大人来当这个总督啊。”魏忠贤笑道。

    这一下,天启皇帝朱由校和韦宝同时听的懵了。

    韦宝暗暗有点不高兴,好你个老魏,我刚刚救了你,你现在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了?主意是我提出来的,你不会顺水推舟,把我造出来的大果子让给别人摘取吧?

    裁撤漕运总督衙门,天津巡抚衙门,登莱巡抚衙门,山东巡抚衙门。新设的海防总督衙门统领通州、河间府、沧州、山东各处兵马,统领步军一万五,水师五千,共计两万人。

    这得是多大的权力、

    谁坐上了这个位置,简直能赶上清末的半个直隶总督了,等于半个李鸿章啊!不管是在朝廷,还是对外军事上,都有绝对的话语权,近可拱卫京畿,出可开疆拓土,正是韦宝梦寐以求的位置。

    “魏公公,你把话说清楚,朕没有听明白。”朱由校道。

    “陛下,很简单,海防总督衙门成立了,但并不委任主官,给韦大人委以个海防总督衙门正四品参政的职务便可。让韦大人不挂总督之名,却行总督之实,如此一来,别人能说什么?”魏忠贤老谋深算道。

    “这不好吧?这不是成了挂羊头卖狗肉么?况且,韦爱卿搞海运就搞海运吧,顶多让韦爱卿暂领漕运总督衙门和海运事务便可,还要裁撤天津巡抚衙门,登莱巡抚衙门,山东巡抚衙门。新设的海防总督衙门还要统领通州、河间府、沧州、山东各处兵马,统领步军一万五,水师五千,共计两万人。这又是做什么?”朱由校问道:“还有,就算是挂羊头卖狗肉,别人也一样会产生非议的。韦爱卿才十五岁,才刚刚入仕几个月就升任正四品,并主持你说的新成立的海防总督衙门,这也会让天下官员诟病的吧?”

    “陛下,柳河之战,我大明新败,现在士气低落,是陛下顾及与孙承宗大人的情分才迟迟不肯惩办作战不利的将官和孙大人。而天津巡抚衙门,登莱巡抚衙门,山东巡抚衙门与蓟辽总督衙门是连同一气,共同进退的,孙大人素来声望很高,若是不一起裁撤,重新改革,恐怕会生出乱子。而且也无法改善因为多年人员不变更而带来的暮气。朝廷正需要像韦大人这种有勇有谋又忠于陛下的天子近臣来充当栋梁!”魏忠贤口若悬河道:“陛下,咱们先成立海防总督衙门,先让韦大人以内阁中书舍人掌制的身份负责成立海防总督衙门的诸多事务,暂时不公布韦大人为海防总督衙门的参政,老奴打算让韦大人这趟陪同高第前往辽东接替孙阁老,一来,韦大人是孙阁老的亲传弟子,由韦大人说这个话,想必不会伤害孙阁老的颜面,孙阁老更加容易接受一些,而陛下也不必再担心孙阁老不好受。其次,以韦大人的才干,此次去辽东,必定建立不世功勋!到时候,咱们再顺理成章的把韦大人担任海防总督衙门参政,暂领海防总督衙门总督事务的圣旨一发,谁还敢说什么?”

    韦宝不由的一汗,暗忖,平时还真没有机会看到魏忠贤这么能说,魏忠贤当着外人,在皇帝面前并不说话的。

    原来老魏果然这么能吹,怪不得皇帝什么事情都愿意交给老魏去办。

    人家老魏这是能把死的都吹成活的吧?

    天启皇帝朱由校有点被魏忠贤给绕糊涂了,想了好半天才道:“魏公公,你就这么敢断定韦爱卿去辽东能立大功吗?让韦爱卿以什么身份去辽东呢?监军啊,并没有规定监军必须是太监,可以委派两个监军,一为太监,二为韦大人,韦大人不是既有都察院的身份,也有大理寺的身份吗?可以委派韦大人为御史监军!以韦大人为正监军,这不就行了吗?若是韦大人此去辽东毫无作为,那么新成立的海防总督衙门参政,再另外商议人选便是了,顺带委任一个真正的海防总督便是。不过,以老奴这段时间观察韦大人来看,韦大人必然能建立不世功勋!等韦大人建立了不世功勋之后,再从辽东调回京城常驻便是了。届时通州、河间府、沧州、山东各处兵马,统领步军一万五,水师五千,共计两万人统统被韦大人抓在手里,不也等于抓在陛下手里吗?有韦大人为陛下执掌门户,可保京城无虞,也可以让陛下高枕无忧了。”

    “魏公公何以如此肯定韦爱卿前去辽东就能建功立业呢?建奴近年来越闹越凶,朝廷军费粮草都捉襟见肘,谁去辽东都不容易。”朱由校心里也是有本账的。

    “陛下忘了吗?韦大人他会做买卖啊,韦大人最擅长的就是银两和粮草调度!不然老奴如何说将通州、河间府、沧州、山东各处兵马都交给韦大人呢?有了实权,韦大人保准能让辽东这个下半年银两粮草充裕,咱大明的军队不是不能打,只要银两粮草充裕,又有韦大人这么强的能力,又有陛下对韦大人的爱护信任,没有打不赢的道理!老奴恳请特赐予韦大人尚方宝剑一柄,让韦大人能便宜行事,大功可成!”魏忠贤笑道。

    朱由校有点听明白了,对韦宝点了点头,“朕差点忘记了,韦爱卿你果然是很会做买卖的,朕听说你那天地商号短短一年多的功夫就从辽西开到了京城,并且遍布整个北直隶,连带着山东、河南、山西、蓟州各地也都有了天地商号,是不是啊?”

    “陛下!别的不敢说,若是说起对陛下忠心,说起做买卖,我韦宝敢拍胸脯保证,天下第一流的。”韦宝感觉挺起胸脯,站的直直的。

    朱由校抚掌大笑,“好,就依着魏公公的意思办吧。韦爱卿,你没有意见吧?就算开通了海运,你能保证筹措到银子和粮食吗?大明户部自己都揭不开锅,各地受灾都赈济不起了,可没有多少银子给你。”

    “只要陛下充分信任微臣,微臣绝对不向陛下多要一两银子,并且还争取把辽东历年被建奴夺走的土地都拿回来!一直打到建奴控制的沈阳城下去!”韦宝自信道。

    “韦爱卿,这是在朕面前,在朕面前不能随便夸这等海口啊。”朱由校虽然大喜,却故意忍着,觉得韦宝可能是为了图嘴巴高兴,故意吹牛。

    “陛下,在御前我如何敢吹嘘呀?我是没有蓟辽总督的权力,否则微臣敢拿项上人头立下军令状,今年之内,一定锦州、松山、大凌河堡、义州、右屯卫和广宁都给陛下收复了!我大军就直接顶到建奴眼皮子底下去,让建奴以后动弹不得!”韦宝朗声信誓旦旦道。

    韦宝这还真不是吹牛,要说扭转大明的局面,让天下老百姓温饱无虞,韦宝没有这个本事,至少几年之内不可能做到,一是天灾太厉害,二是整个官僚体制已经彻底崩坏了,基本上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是贪官,一个满是贪官的体制,谈何改变民生?

    韦宝自问没有这么大本事,但是打建奴,韦宝是有把握的。

    因为韦宝已经与建奴在辽南交过手,并且把建奴赶出了辽南,并且当时他手里的资源还极其匮乏,只是依托几百万辽民就办成了这件看起来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建奴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强大,这从建奴在崇祯朝,大明已经那么孱弱的情况下,还要等到李自成攻破了京师,他们才有机会摘果子就可以看出来。

    建奴光是对付辽东将门都够呛,又哪里扛得住他在后面联合毛文龙打?

    就算毛文龙不肯配合,就光他韦宝一家的新军肯消耗点军火,都够建奴受的了,还拿什么守卫广宁和锦州、右屯卫、大凌河堡这些地方啊?

    韦宝自信,大明的天下已经没有哪一个独立的军事集团有他的军事实力强大了!

    即便算是蒙古人和建奴,他也足矣居于第二位!

    全火器武装没有练成的情况下,想硬吃全部建奴是不太可能的。但是让建奴顾首不顾尾,被打的疲于奔命,韦宝自信不难办到!

    朱由校听的大喜,听的来劲,但还是有些无法置信,感觉韦宝吹牛的成分太大。

    朱由校笑道:“韦爱卿,你这话听的朕很是高兴,也很提气,可没有办法验证啊,你知道朕不可能让你当蓟辽总督,哈哈哈。”

    韦宝微微一笑,“请陛下拿地图来,微臣向陛下说微臣的战略,陛下一听便知道了。微臣不必陛下让微臣当蓟辽总督,只要按照魏公公刚才说的,给微臣一个御史监军的名号就成,微臣一样能够办到。”

    “好,那朕就听一听吧。”朱由校高兴道:“拿地图来!”

    朱由校是难得有兴趣关心辽东战局。

    这主要是因为韦宝给他讲,别人给他讲,他就没兴趣听了。

    因为那些个东林大臣并不能说出什么花花肠子来,说的都是一些似是而非的话,不会出什么干货。

    就是孙承宗说话,朱由校其实也是不怎么爱听的,孙承宗就会说一忍再忍,说什么以静制动,然后就是吐苦水,说军费不足粮草不足,管他要银子。

    韦宝不会找自己要银子,随便韦宝怎么折腾,哈哈。

    太监很快取来一张巨大的地图。

    韦宝脱了鞋子,跳到地图上,“陛下请看,这里是山海关,这里有朝廷的五万多大军!这里是前屯,高台堡,宁远,觉华岛,这里是塔山、大兴堡、松山和杏山!各处均有重兵把守,不管是微臣的恩师孙督师,还是被革职正在大狱的熊廷弼,他们的策略都是层层阻击,各自分兵把守,建奴来了就龟缩城内等待建奴打不动城池,自行后撤。而事实上,建奴除非是城中已经布置好内应,知道我军空虚,平常时候,一般是不会主动攻击城池的,只会在周边劫掠一通辽民,抢走咱们汉人的牛羊牲口,抢走咱们的财富,然后大摇大摆的撤走。所以,历来说的屯田就地养兵,都是空谈,实际上都是帮建奴种地了。”

    韦宝的话浅显易懂,口齿清晰,全都是干货,听的朱由校饶有兴致,连连点头,“那韦爱卿有什么好办法吗?”

    “微臣去了辽东,高第大人就在山海关吃瓜子就成,山海关只留两千守军足矣,其他都派前面去打啊,建奴打咱们,咱们凭什么不敢出去跟他们打?他们杀咱们上万人,报上来就是死个千百人。咱们杀他们几十人,敢报上来杀敌数千!历来都是咱们吃亏,蓟辽兵马和边军只顾粉饰太平当缩头乌龟。大明的军队久而久之,打仗不行,人人都成了说相声的,都成了天桥底下耍嘴皮子卖艺的了。实际上这帮人谁家里不是家财万贯,富的冒油啊?一边拿着大笔的补贴,一边将家产都囤积在辽西,辽东越来越荒芜,简直成了建奴的后院。他们不管打赢还是打输,都不影响发财!这么一来,谁肯拼命?所以,只有把大军都赶过大凌河主动跟建奴打,才是出路,打到建奴怕了为止!”韦宝道,“陛下请看,这么一大排的直线,层层设防有什么实际用处?您什么时候听说过建奴有本事打到山海关来?这里放几万大军,就是为了给他们每次建奴来了往后逃跑,保命用的吗?微臣说句不好听的,只要京城粮草充足,光是皇宫的禁军和京营,还有东厂、锦衣卫,合起来近十万人马,建奴还真的能打得动京城吗?所以,微臣绝对支持魏公公缩减军队数量,缩减军费的策略!只有把军队都赶过大凌河,给他们派死任务!谁能打,谁不能打,一眼就能看出来!能打的留下,不能打的滚蛋!”

    天启皇帝朱由校简直如同看神人一般看着韦宝,话糙理不糙,其实韦宝说的这些,他也想过的,只是他身为皇帝,也不敢像韦宝说的这么狂放啊。

    “韦爱卿,你说的好啊!可是,大军都赶过大凌河,不是成了建奴的活靶子了吗?建奴的骑兵听说相当骁勇。”朱由校道。

    “陛下,微臣曾经带乡勇打破建奴几万大军!这事情,辽东辽西都知道,孙阁老也知道,只是他们因为各种原因没有给微臣宣扬,也没有报到陛下这里!这事,京城这边也有很多人听说了。”韦宝自信道。

    “还有这事?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没有人对朕说?”朱由校不由的很生气,质问魏忠贤,这些事情,本来是应该魏忠贤告诉他的。

    “陛下,老奴有说啊,陛下自己记不得了。”魏忠贤赶忙道:“辽南就是韦大人打下来的,只是当时韦大人还不是官身,朝廷还赏赐了一个辽南转运使的职衔给韦大人呢。至于捷报,那是孙阁老写的,要隐瞒不报,也是孙阁老的事儿,与老奴不相干啊。”

    “好个孙承宗,这么大的事情居然也不报与朕知道!”朱由校不高兴道:“让朕险些错过大明一员帅才啊!韦爱卿你也是的,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今天才说呢?”

    韦宝微微一笑,光着脚只穿个袜子站在地图上,一脸的无辜,“微臣不是个爱显摆功劳的人啊,请陛下恕罪。”

    “什么叫高风亮节?什么叫居功不自傲?朕真想把那些成天只会耍嘴皮子,毫无半点功勋,还成天嚷嚷着向朝廷索要军费的人都拉过来,都看看韦爱卿是如何担当的?韦爱卿才只十五岁年纪,就能有这等胸襟,实在是难得,难得啊!”朱由校越说越激动,居然仰天长叹,泪流满面起来。

    韦宝看的暗暗好笑,心说皇帝你也太感性了吧?

    “陛下,微臣当不得陛下如此夸奖的,前几日陛下赐予微臣韦家庄的牌匾,微臣已经很感激了。”韦宝急忙道。

    “朕今天还要赐予你牌匾!朕要将天地商号的牌匾赐给你,另外赐给你一块天下第一商号的牌匾。”朱由校道。

    韦宝闻言大喜,赶忙跪下谢恩,“既是如此,韦宝叩谢陛下天恩!那我们天地会以后做起买卖来就将更少阻碍了,也能在为朝廷筹集粮饷的时候更加得力。”

    朱由校高兴道:“韦爱卿你快快请起来!还有,朕还要赐予你辽南监军的称号!世袭罔替!品级就按照正三品!韦爱卿这么大的功劳,朕看谁敢说什么?”

    魏忠贤不由一惊,这辽南本来就是韦宝的,皇帝你一高兴,又给了韦宝这么一个封号,这可就非同小可了啊!

    天地会毕竟只是一个商号,再厉害也有限度,辽南监军的封号一给,以后就没有人能在关外制约韦宝了!

    魏忠贤甚至想到韦宝会造反,可是韦宝刚刚救了他的性命,这让魏忠贤在感情上又不太愿意说韦宝的坏话。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明鹿鼎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明鹿鼎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