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百零五章 欢聚(三)

    师徒两人各自唏嘘感怀片刻,颇有默契地转移话题。(luoqiu点net一秒记住落秋网址)

    “这一年多,辛苦林姐姐了。”谢明曦笑道:“总让他们夫妻分离,我也怪不好意思的。”

    顾山长笑着赞林微微:“微微身子纤弱些,聪慧灵敏却不弱于你。”

    对顾山长来说,这已是最高级别的赞美了。

    就像天底下所有的家长一样,心里都觉得自己家的孩子才是最优秀最出众的。

    谢明曦莞尔一笑,领受了师父拐弯抹角的夸赞:“师父说的是。”

    顾山长又夸起了颜蓁蓁:“往日我总觉得,蓁蓁性子有些跳脱,不够沉稳。如今倒是颇有进步。这半年多来,说话行事有模有样。几个孩子都被她管教得很好。”

    谢明曦人在京城,对千里之外的蜀王府情形却是了如指掌,笑着接了话茬:“可不是么?就连最淘气的小宝儿,也被颜妹妹管教得服服帖帖。”

    几个孩子里,小宝儿最淘气好动,整日上蹿下跳,没个安分的时候。

    秦思荨怀了身孕后,无力管束小宝儿,索性将小宝儿送进了蜀王府。

    颜蓁蓁对管束孩子颇有一手,左手棍子右手糖葫芦,很快将小宝儿治服了……小宝儿再也不敢拉扯卿姐儿的头发捏她的小脸了。

    “阿萝走的时候,几个孩子都哭得不成样子。”回想起当日离别时的情景,顾山长犹觉好笑不已:“尤其是佑哥儿。”

    几个孩童里,佑哥儿年龄稍大些,性子也最安静沉稳。

    谁也没料到,离别之际,佑哥儿哭得最厉害。

    “阿萝原本哭得也起劲,见佑哥儿哭得凶,反倒张口安慰起佑哥儿来了。”

    顾山长捏着嗓子学阿萝说话,惟妙惟肖:“佑哥哥,不用急。我回去之后,就让我爹下旨,让你们回京城去。到时候,我们便能重聚了。”

    谢明曦扑哧一声乐了。

    也不知是在笑阿萝人小鬼大,还是被顾山长难得淘气的样子逗乐了。

    这一年多来的笑容加起来,也不及今天多。

    师徒两人笑了一回,谢明曦才张口道:“为官一任是五年,现在才三年多。蜀地被治理得颇有起色,盛鸿一时舍不得将他们都调回京城来。”

    顾山长点点头笑道:“陆迟赵奇他们还年轻,资历太浅。现在回京,也没什么益处。”

    朝堂有朝堂的规矩和惯例。再是天子亲信,也没有二十多岁就做三品官的道理。此时回京,只能从六品官做起。

    倒不如在蜀地踏踏实实为官一任再说。

    ……

    顾山长对朝堂之事素来没什么兴趣,很快又将话题转到了阿萝身上:“在蜀地的时候,阿萝和佑哥儿他们几个一起,皆由我教导读书。”

    “现在回宫了,你是何打算?”

    谢明曦不假思索地应道:“当然还是师父继续教导阿萝。论才学论人品,这世间难道还有比师父更出色之人?”

    顾山长被这一记马屁拍得身心愉悦,也未推辞:“也好。我这把年岁了,不便时时奔波操劳了。书院的事,都由你们年轻人忙活去。我只管好好教导阿萝。”

    谢明曦抿唇一笑:“那就辛苦师父了。”

    “以后,师父就和我同住椒房殿里。我命人收拾出一间宽敞的书房来,足够容纳十余个孩童读书。以后为阿萝挑些伴读进宫读书,也颇为便利。”

    顾山长习惯性地点头,很快又皱起眉头,迅速看了谢明曦一眼:“你想让我长住宫中?”

    万一俞太后心怀不轨,再次对她动手怎么办?

    谢明曦窥出顾山长的顾虑,淡淡一笑:“师父只管安心住下。”

    这几个月来,她连番施为,已将俞太后在宫中的耳目人手全数拔除。唯有福临宫还有几个忠心于俞太后的人。

    不过,也只在福临宫里而已。

    连俞太后都出不了福临宫,更遑论区区几个宫女。

    谢明曦的话语里满是自信从容,顾山长有些忐忑的心也安定下来。

    她从来不瞻前顾后畏缩不前,更不是胆怯怕死之人。若不是怕连累谢明曦,她早就冲去福临宫和俞太后当面对峙了。

    “好。”顾山长干脆利落地应下,顺便打趣几句:“我是你师父,如今又教导阿萝。以后,你们奉养我,我也安心受之。”

    谢明曦目中掠过笑意:“师父言之有理。”

    说起来,师徒两个都是没亲缘的人。

    谢家上下依附谢明曦过活,对她百般逢迎示好。真心在意她对她好的,一个都没有。顾山长也差不多,和顾家早已断了来往,唯有对侄儿顾清,还有几分情分。

    想到顾清,顾山长不免想到了自己写过的信,低声问道:“顾家现在如何?”

    谢明曦难得委婉一回:“顾大人忠君爱国,也是难得一见的能臣。”

    什么忠君爱国,分明是见风使舵。

    所谓能臣,就是善于拍新帝的马屁。

    顾山长撇撇嘴,轻哼一声:“看他日后表现如何。若顾家再有二心,皇上也不必客气了。只管放手除了顾家。”

    谢明曦:“……”

    谢明曦忍着笑,一本正经地说道:“师父放心。盛鸿不会姑息养奸,我也不会。”

    顾山长这才欣慰地点点头:“如此我就放心了。顾家上下,也就只有阿清是好的。”

    谢明曦继续忍笑,点头附和:“师父说的是。”

    ……

    一个时辰后,谢明曦才回了寝室。

    阿萝早已呼呼睡着了,小身子蜷着,露出白白嫩嫩的小脸。盛鸿舍不得睡,为阿萝掖好被褥后,就坐在床榻边,看阿萝的睡颜。

    谢明曦失笑,轻步上前,手落在盛鸿的肩头上:“你怎么不睡上片刻?”

    盛鸿拉过谢明曦的手,在她的手心轻轻一吻,然后幸福地叹了口气:“我一年多没见女儿了。今日终于和女儿团聚了,就这么坐着看上一天,我也高兴。”

    是啊!

    谢明曦目光柔和,略略弯腰,将头靠在盛鸿的肩上。夫妻两个头靠着头,一起静静地凝望着女儿。

    时间似停止了流动,在这一刻凝结。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六宫凤华》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六宫凤华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