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八十五章 我是狂风中的浮柳

    终于掐掉了陆希的图像入侵的拉瑟尔·克莱门特,很快就将注意力重新转到了自己这边的正事上,双手的手指依然快如闪电,视线在无数的光幕上飞速闪过。

    奈菲尔媞小姐和贝尔蒂娜小姐也到了高台的正下方,各自接管了一个控制台。作为不怎么科学但是非常魔法的螺旋要塞,其中央操作人员也必须具备极强的精神力和相当的术式构架能力,这两人当然便是很合适的了。

    “我已经初步接管了要塞内战争傀儡们的控制权,他们不会再主动攻击恶魔了。你可以让你的部下们把岛上的那台导力炉给抬进来,和中央能源室进行对接。”拉瑟尔对贝尔基尔道。

    深渊炼魔化身的中年男子颔首笑道:“已经在开始工作了。幸好我的部下在之前降服过一批火矮人部族。这帮人倒是没什么设计天赋,但好歹都算是合格的技工,总还是能把那玩意整体搬进来的。”

    “我手里还有十几个憎魔大匠,现在也都全部带来了。请不必客气,尽管努力使用他们唷?~~”一旁的妖艳“牛郎”夏多尔丹不阴不阳地补充了一句。

    这两个深渊领主早已经在天之心岛上打开了自己的深渊之门,将一大批火矮人技工和十几个憎魔大匠都带了过来。

    前者乃是灰矮人的分支。我们都知道那群非主流矮人大多数成了地穴领主的附庸,但少部分则各路邪神包括恶魔大君们都拜了一拜,于是一些“幸运”的便被深渊领主们接纳,甚至让它们在自己的地盘上定居。由于常年受到熔岩海魔力的影响,他们须发变红,皮肤便得如同火焰岩般的灰暗,这便有了所谓的红矮人一族,其实已经基本上和深渊眷属们没啥区别了。

    至于后者,和前者那样二五仔皇协军不一样,乃是彻头彻尾“根正苗红”的深渊恶魔,长着一个痴肥的身躯,外表就像是一只没有腿长角的蠕动蛤蟆,行动缓慢,脾气暴躁,长着一张恨天恨地的嘲讽脸,但偏偏四只细细的胳膊却相当灵活机变,而且尤擅锻造百工。深渊恶魔们的大部分制式装备基本上都是由它们打造的,而黑檀武装更是精品中的精品,算是恶魔中的工科男。

    现在,在大家都看不到的天之心岛上,一群奇形怪状的妖魔鬼怪就正在忙碌着。它们时不时用畏惧的目光看着近在咫尺的螺旋要塞,但手中的动作却不算慢,很快便将紫罗兰家的技师们花了大半夜才组装好的导力炉拆了下来,运到了城中。

    当然,也就像是拉瑟尔所说的那样,英灵和傀儡们并没有攻击这群恶魔眷属。当然,被自律傀儡们的注目礼吓死了几个,那就是一些不必在意的细节了。反正他们的老大也没当一回事了。

    真正悲哀的还得算是那边已经里凉透了的戈尔德呢。他的尸体已经被上去奈菲尔媞小姐嫌碍事,被直接拖到角落里无人理会自顾生灰。自家花了重金打造的导力炉,也成了老对头拉瑟尔的战利品。

    或者说,拉瑟尔原本就是这么打算的。这个导力炉可以为螺旋要塞的归路提供动力,同样也能为其提供能源,姑且能暂时取代艾俄修斯之眼的作用。

    “那应该也只是暂时的吧。”奥薇莉娅夫人道。

    “是的。我已经说过了,如果有人真的可以完全复原这个古代要塞全部的力量,却一定不是我。”拉瑟尔低声道。

    “那方才您还那么当机立断地掐了,我还以为,您是准备再劝说对方一下呢。”贝尔基尔道:“许久没有见到我的小宿敌,就算是连眼睛都瞎了还依然不影响半分美丽的小宿敌,我还真有点想念他了呢。”

    “我没有时间和他打嘴仗。首先一定会输,到目前为止,我还不知道谁能说得过他呢。另外,贝尔基尔,你们有无数次想要弄死他,知道为什么一直没有成功吗?”

    “……因为传言是真的,我们的小朋友真的是塞洛克希亚的私生子?”

    奥薇莉娅咳嗽了起来,拉瑟尔·克莱门特则斜了对方一眼,叹道:“因为你们的废话总是太多啊!”

    呜,似乎是很有道理呢。虽然有点让人想笑就是了。

    当然了,高台下面的几个漂亮姑娘已经笑了起来。

    “我是要和他谈谈,但必须是掌握了所有优势之后。然后,我会让他说服的。即便是不能说服他,他也必须要接受这个现实。”拉瑟尔一边工作着:“所以,诸君,请你们守好这里,务必不让他打扰我。虽然这座要塞的守备理论上是无懈可击的,但我总怀疑,他还是有办法进来,破坏我们的一切谋划。”

    他的话音未落,奈菲尔媞便大声道:“……老师,七曜极光号开始加速了。”

    拉瑟尔的脸色沉了下去,拨开了一面光幕。却只见那艘宛若天鹅一般优雅修长的船体,背后流淌出的无声之光化作了两串晶莹的光带,拨开了滚滚气浪。

    “不必管他!除了护盾之外,所有的能源首先为泰坦之弓进行充能!”

    “可是,老师,我们并没有接管要塞的全部权限!防御魔法塔和自律傀儡已经全部自主启动了。好像,好像最开始的设计就是这样,一旦有外来不明飞行物以极快速度接近,这些防御设施都会自主发动的!”

    这样的设计当初是为了防偷袭。毕竟在有些时候,自主程序其实比人力还可靠。可现在,却有点坑人了。

    “伊特岛和伊莱夏尔方向有高魔反应!”贝尔蒂娜也大声道。

    其实,名台词应该是“前方啊不,四面都有高能反应”,如果陆希在这里大概已经要吐槽的。可是,谁叫这群人没文化也没啥科学修养呢?

    是的,就在这个时候,伊莱夏尔的两门魔晶巨炮雷神之锤和海神之怒,以及奥拉赫兰要塞中的那门镇国太阳神之瞳,外加上伊特岛炮兵阵地上的三门古斯塔夫,几乎都在同一时间开始怒吼了。

    魔晶炮喷出了绚烂的光柱,就宛若将彩虹凝结集束,再将其亮度扩大了百倍以上。华丽的光之柱宛如指天的神剑,几乎晃得伊莱夏尔市内正在交战的己方都一阵眼花缭乱。不过数秒的时间,三道光柱已经划过了长空,分别从三个方向击中了螺旋要塞。然而,在完全命中要塞本体之前,那巨大的光之剑就像是被搅入了几乎不可见的迷雾之中,顿时开始弥散浑浊。那迷雾伴随的逐渐溢散的光晕无声的波动着,形成了华丽绚烂的景象,就宛若规模巨大,色彩斑驳,形态却更加自由奔放的烟火大会似的,看得整个奥尔索天区所有的市民们都心旷神怡,以为自己身处神国。

    相比起来,三门古斯塔夫的表现似乎就粗暴多了。那巨炮的轰鸣声几乎响彻了整个奥尔索天区的旷野,但放出来的并不是光柱,而是大多数人的视线根本捕捉不到的炮弹。而在巨响传到伊莱夏尔和要塞中的众人耳中之前,三发将近半吨重的炮弹便已经撞击在了护盾上。护盾的光晕宛若被投入了巨石的湖面一样,翻腾而起了一层又一层波光。激烈的冲击波带动了更为锋利的气流,宛若在空中荡漾起来的飙风。然后,下一个瞬间,炮弹终于被猛烈的冲击引爆了,回荡的飙风之中顿时便被四散飞扬的火焰取代。激烈的冲击波也被注入了更为爆裂致命的高温。

    优雅的魔晶炮,以及粗狂的导力炮,风格似乎是大相径庭,却有着完全相似的功能,只用于破坏。

    站在要塞中央的一众大反派们,感受到这外面护盾的应急反应,一时间都有一种身处地震中心的感觉。

    “阁下,护盾主动魔能下降百分一十三。”贝尔蒂娜啧啧称奇:“真是厉害!那三门魔晶炮也就罢了……想不到那三门新的,嗯,什么导力炮的威力也是不遑多让呢。可是,那三门魔晶炮是联邦的镇国神器,根本无法复制,而那些,是可以量产的啊!”

    “嗯,威力确实也出乎我的意料,但没有关系,就算只是不完整的托普鲁克之墙,要像完全击垮也至少需要三个小时以上。”拉瑟尔又看向奈菲尔媞:“现在,泰坦弓的状态如何?”

    “……已经充能达到百分十七!”

    “好,到达百分之三十之后,可以进行第一次试射。目标选定……奥尔索天区正下方,奥克兰帝国海军坠星海舰队驻地,卡雷埃斯港!”

    “明白!”奈菲尔媞的声音中多了一丝兴奋。

    “阁下,七曜极光号还在继续接近中!”贝尔蒂娜的声音也莫名地愈来愈兴奋了:“哦哦,这边的也启动了。傀儡还有那些塔,额,抱歉,这么算起来,现在阁下,护盾和泰坦弓的充能可就要降低至少一半了哦。”

    一听这说法就没有科学修养。什么叫“至少一半”,就不能用更直观更科学的数据吗?

    “贝尔基尔。”拉瑟尔看了深渊炼一眼。

    “我也没办法啊,您不能指望憎魔和火矮人都是未来商会和北方工业的工程师啊!”深渊炼魔摊开了手,满脸无辜。

    “拉瑟尔,我能做些什么?”奥薇莉娅道。

    后者沉吟了一下,指了指那边的一个空着的中控平台:“那是所谓的自律防卫控制中枢,管控要塞所有的防御武器,可以用凡尘精灵语构架精神术式进行操作。呜,我记得,大学的时候,你还选修了一门精灵语言学吧?”

    “我还有古精灵文化和考古学的博士学位呢,只是你后来不知道罢了。”奥薇莉娅似乎带着一些抱怨。不过,在拉瑟尔露出了尴尬的表情,她又补充道:“不过,我们那时候倒是约定好了,在大势有变之前,谁都不要联系对方。所以你不知道也不奇怪。”

    “年轻”姑娘们交换着眼神,彼此都笑得很是暧昧。

    贝尔基尔和埃尔亚斯则露出了相当怪异的笑容,红龙更是轻浮地吹了一下口哨。至于夏多尔丹,则有些不耐烦地左顾右盼。

    “所有的魔力炮台……嗯,其实和你最擅长的指引魔力飞弹差不多。有了要塞中控的配合,便能够同时操作数百个了。至于那些傀儡,若实在没办法恢复控制,便算了吧。”

    奥薇莉娅回头做了一个没问题的手势,走上了控制台。

    事实当然也就正如拉瑟尔大师所说的那样,当自律傀儡们脱离了要塞之后,便已经不是中枢台上临时上阵的二把刀能操作得了的了。在炮弹形成爆炸烈风稍微有些驱散的时候,数十台黑影便从烈焰暴风的缝隙之中冲了出去,呼啸着迎向了高速逼近要塞的七曜极光号。

    它们的外形接近于大号鳐鱼,大约和狮鹫啊雷鸟啊双足飞龙啊这种可以载人的大号飞行幻兽一般大,通体光滑几乎没有任何棱角,整体流淌着凛冽却又冷傲的金属光泽。几乎无色的魔力在它们的尾后燃烧着,形成了光晕的轨迹。

    总之,只看这光滑流线的优美造型就知道了,完全就是符合空气动力学的高空作战兵器。

    “大量飞行傀儡正在接近!目测,应该在五十台以上!”克雷尔大声道。

    如果陆希能看得到,一定会吐槽说傀个哪门子的儡?明明是那么充满了工业美学的无人机的说,能不能有点文化?

    “看样子,盛大的欢迎仪式必然是少不了足够多的访客的。另外,是不是画和大家想得不太一样。”陆希笑道。虽然肉眼看不到,但不管是自己的灵觉,还是已经开启了的战神真眼,都已经告诉他现在的情况。

    “呃,我确实是没有见过这种形态的傀儡呢。感觉,感觉……”赛琳娜有点语塞了。

    “感觉就像是和我们不属于一种画风似的,对吧?你们得明白,反是涉及到泰坦的遗产,就是一大堆和我们这个世界观格格不入的画风呢。我当年在古德特亚斯和人家谈笑风生的时候,就是这么觉得的了。”

    不不不,你脚底下的这艘船,还有你这几年搞出来的这些叫做劳什子导力的东西,早就已经让这个世界的画风越来越奇怪了。赛琳娜想。

    “说不定这才是未来的方向呢。我们在以后设计新产品的时候,星辰大海的泰坦大朋友们的遗产,便是最好的礼物!话说,克主任,你从刚才就没说话了,是否明白我的意思?”

    “……不,我完全了解,而且忽然觉得实在是太兴奋了!”克雷尔的声音有点弱,不像是因为气短胸闷,更像是在压抑着什么。

    这就是所谓的人以群分吧。血族公主用拳头拍了一下手掌。

    “那么,各炮手准备!大家,锁好安全带,做好狗斗的准备。”

    克雷尔口中的“没问题”还没有完全说出口,他便再一次开始加速了。一时间竟然上船上的小伙伴们有点猝不及防,要不是现在极光号上人人都是可一骑当千的超凡实力者,搞不好便有人要被甩出去了。

    倒不是克主任想要给大家一个惊喜。而是远处忽然间有密集的光束突破了火焰的暴风,穿过无人机阵营的缝隙,闪烁间便转瞬极至。

    身为前任龙骑士,克主任虽然没了龙,但真龙级别的感知也依然保留了下来,再加上正在燃烧的驾驶员之魂,他一边加速一边来了华丽的空中漂移,这才闪过了大部分的光束。饶是如此,依然有三分明亮的光束擦中了船体,虽然并没有突破月光镀膜的防御,却也依旧震得船体一颤。

    应该是城那边的防空火力了吧?

    而乘着这个机会,大批的无人机也骤然加速。它们排成了三架一队的空战队形呼啸而至,很快的,在船上的大家甚至已经能用看清楚其上面的魔纹图案的路线了。

    傀儡们发动攻击了。当然了,他,它们既没有突然变形成人形拿起了刀扑上来砍,也没有变成人形举起一把小枪biubiubiu还多此一举地架着面盾牌什么的。它们鳐鱼般平滑的身体展开了黑漆漆的弹孔,无数只有手臂长度的小型圆柱体从其中滑膛而出,宛若铺天盖地的暴雨。

    “那是?”

    “泰坦的导引魔矢!威力巨大,而且还能自律跟踪目标,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就算是真龙,被数白发导引矢锁定,也都会骇然无比的呢。”精灵卫士长答道。他是古人,算是个懂行的。

    “原来,你们这些土著是这么形容导弹的啊?总有点强行和本世界的画风靠的感觉。”陆希一边想着,一边命令道:“右侧,展开雷电风暴。”

    小老婆的附件月光舟有启动泰坦雷电的机能。而泰坦一族掌握的神雷可是有很多形态的,集束的,连锁的,闪烁的。当然了,自然也有天罗地网状的了。除了画风不符的黑科技,这毕竟也是个把风暴和雷电玩出花来的战斗种族嘛。

    至于用泰坦的雷电打泰坦的导弹,陆希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轰隆隆!”巨大的雷电之网展开之后,在短短眨眼间便扩展到了方圆数千米的天空之中,将无数的导弹啊不,导引魔矢纳入了其中,将其在狰狞而狂暴的风暴精灵的嘶吼中引爆。甚至有好几台无人机也一头撞了进去,同样也化为了爆炸的一份子。

    七曜极光号伴随着身后连串的爆炸,借着疯狂而炽热的飙风,速度更快,身形仿佛也愈加飘逸了。

    这个时候,大家已经看到了对面的要塞,那外围的城墙、壁垒和塔楼上,不知道翻出了多少形态神秘风格各异的高塔,向这边不断投射着密集的火力。

    泰坦的导引矢和瓦解光束、凡尘精灵的精神射线和投影弓,矮人们的元素连弩,那可真叫一个五花八门目不暇接,堪称上古神兵们的博览会。当然,这也可以理解,要塞虽然是泰坦设计的,但后来的守军可远不止泰坦一族,各族援兵把自家的看家武器扛过来当然是很正常的。

    “轰!轰!轰!”这一次的爆炸已经离极光号很近了。那是几只精灵的投影弓形成的元素火鸟,它们扑到了左上方天空,发出长鸣声便准备来一个俯冲撞击,却被安放在左舷的三门龙之怒机关炮轰碎。

    是的,后有“导弹”和“无人机”的追击,前有要塞展开的弹幕,极光号已经启动了所有能增加生存力的武器。可以拦截导引矢和飞天傀儡的机关炮自然也不能落下。现在每门机关炮的炮位上都有两三个精灵再操作。

    “左舷弹幕太薄了!炮手在干什么!”陆希道。

    “已经很努力了!又没有炸到你!”也在左舷,似模似样地操作着一台导力炮的赛琳娜没好气地大声道。

    “我知道啊,所以我没什么不满意的。只是这种名台词好久以前就像说一次了,只可惜画风一直不太搭。”陆希笑道:“克主任,怎么样?可以接近吗?”

    “没问题!”克雷尔·贝尔蒙特大声笑道,声音中似乎带上了一点点唱腔:“我是狂风中的浮柳!飙风之恶,却又能奈我分毫,哇哈哈哈啊哈哈!”

    记得吗?克雷尔,为什么我们会那么投缘呢?

    因为……因为你带着当时带着还是小孩子的我坐了六十圈的帕式螺旋翻滚,花了半天就从伊尔里斯特飙到了云中城?我居然没有哭出来,还在大笑?

    所以,我们都是追求极限的疯子,天生就该是一对啊!

    不不不,黑云,我追求的可不是极限,而是所有的可能啊!极限是不存在的,因为若是真的存在,便没有可能性了。

    不是太懂?所以你们精灵就喜欢说些没人听得懂的话,好来装X呢。

    我精灵血统还不到八分之一啊……另外,你会理解的,黑云,我们就是天生一对。

    克雷尔心中闪过暖流,他觉得,自己的坐骑兼搭档兼战友兼爱人,就在自己身边,从来没有离开过。这个时候,他斗志昂扬,胸腔之中满溢出来的都是沸腾的意志。他觉得,自己已经和七曜极光号融为一体,就向当初和黑云融为一体的时候。

    “黑云,看我开车……啊不,开船!”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天国的水晶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天国的水晶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