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八十八章 化神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听涌 书名:仙符问道
    ps:

    大结局

    他飘到了章芳芳的身边,这时的章芳芳,已经成为他爷爷章干泉的左膀右臂,正在帮他在夏国驻妖国的华天宗分部打理宗门事务,调运灵物资源,忙得不可开交。(luoqiu点net一秒记住落秋网址)

    王先不舍的用手轻抚了一下章芳芳的满头乌发,温柔的低下头,嗅了嗅她熟悉的发香。

    正坐在桌台上算灵物帐的章芳芳,似有所感,抬起头,美目连闪,四处张望,却看不见什么。只听她口中喃喃的低语:“先,你在哪里,真想你啊,以后我们化神到仙星去,做神仙美眷,永远年轻,永远在一起,恩,一言为定。”

    王先满意的微笑了一下,悄悄在她的储物戒指中,留下了一张传音符。这是仙星上的仙阶传音符,只要她进阶化神,来到仙星,成为散仙,就可以发出传音符,传送到王先手中。

    他飘到了邰丽娜的身边,她正在广寒宫闭关修炼,冲击瓶颈。王先的身影,已具有高于元婴修士,低于化神散仙的神通,能突破任何顶阶阵法,王先闯进她的洞府,没有惊动她,放下一张仙阶传音符,飘然而去。

    他又飘到了兰仙的身边,这时,兰仙已经是筑基末期修为,进境不慢,正在炼制符录。王先看到她按照玄天符法炼制的中阶上品冰锥符,竟也有模有样,威力不凡,欣慰的点了点头。他将自已掌握的高阶和顶阶符法,一股恼复制在玉牌中,悄然留在了兰仙的储物袋中。

    这时,兰欣闯了进来,在一旁静静的看兰仙炼符,美貌依旧,恬静安祥。王先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对这段孽缘,终于放下。飘然离去。

    王先又依次看望了阎美生,胡太白。为他们留下了几种仙符的炼制之法。虽然,没有仙符的符器,没有仙符材料,他们不能在地星炼制这些仙符,但是,这对他们修炼制符术,仍将有莫大的帮助。

    王先看望了原外门符录府幸存的大师兄、二师姐、丁宏等同门和内门的小师弟徐永军。这时,他们的修为都比几年前有了一些精进。王先为他们留下了几种华天宗没有的高阶和顶阶符法,相信能给这些制符界大小天才们莫大的帮助。

    王先又看望了孙雷、任行、郭媛和白沙门的朱任植、朱元和曹旭东,赠与了相应的灵物。

    王先还去了北邙山青龙门的驻地。好奇的追踪了一下程胜的下落。当年初入修真界一同探宝的四人,只有他,王先不知其如今身在何方,多年来一直耿耿于怀。

    不久,王先就找到了程胜。这个可怜的人,竟然在一次探宝时,被困在了一座灵山险地中,一直没有出来。他在险地中开辟了洞府修炼,由于洞府灵气一般。修炼的进度也不理想,至今仍只有筑基初期。

    王先摇了摇头,将险地的禁制破开,程盛神识很快察觉到险地的禁制被解除了,不由大喜。

    这时,他的神识还发现储物袋中多了一些中高阶的灵物,特别是结金丹,更是让他惊喜莫名,他明白,一定是有高人相助,恭敬的对空磕了几下头。这时,王先已经飘然离开了。

    王先又飘到了令狐大姐的房中上空。她和令狐聪以及六妹等令狐家族的妖修,在王先攻击多伦城时,就被王先下严令保护起来,七大宗和妖盟对王先之令视若圣旨,率莫敢违。

    在王先被奉为国师后,这份严令,更成了王先在妖国昊宇大陆留下的第一份也是最后一份国师令。

    令狐大姐并不知道为什么在战乱中自已盍府上下得以保存,如今还受到夏国修士的极大尊重,令狐家的人,不仅来去自由,令狐聪也已官复原职。她只是隐约猜测这也许与王先有关。

    这时,她正在闺房,望着窗外,想念着梦中情人王先。而王先,也给她和六妹,留下了对妖修修炼有用的高阶和顶阶灵物,回报她们家的恩情。

    王先最后去了手下七鬼兽的洞府,他们全都在夏国攻灭妖国之后,感念王先的裁培之恩,加入了华天宗。

    七鬼兽穿云雀,赤霞鹏,陈公波,陈母波,罗杀,罗二,罗三。这么一大批元婴期修士加入天元峰,让章干泉惊喜莫名,为他们特地在天元峰开辟了相邻的洞府修炼。

    王先为这些手下,一一留下了足够的顶阶灵物,其他的顶阶灵物,全部装在戒指中,放入了章芳芳在天元峰的洞府中。

    章芳芳知道七鬼兽是王先的生死兄弟,自会给予照拂。两熊做了她的跟班,修为进境也和她基本保持同步,让王先对她和兄弟们的前程,也放下了心。

    王先元神出窍后的分身,终于归位,他又进入了无挂无碍,寂灭无念的境界,这是冲击化神前的境界。

    七日后,卯时,晴空万里,华天宗上下,又开始了一天的修真生活。

    忽然,天元峰的峰顶上空,一团巨大的红影从天外徐徐飘来,红影越涨越大,带有磅礴无匹的仙灵力,将整个华天宗上空方圆千里的范围,笼罩在其中。整个天空,变成一片血红。

    正在洞府中修炼的章干泉,很快闪出洞府,向空中望去,他惊喜的自语道:“化神?!”

    这时,其他有所感的修士们,也纷纷出洞,仰望天空。

    好在这朵红云一般的巨物,是祥云,并没有充满杀伐气息,众人也没有感觉到仙灵力的威压。

    而这时,从天元峰山腰的一个天元洞中,两团虚影也飘上了天空,越涨越大,一团是墨黑如笔筒的虚影,一团是浅白半透明的纸张状虚影。

    最终,三大虚影在天空涨大成三等分,天空变幻成三大块,一块红云,一块黑云,一块白云。

    三云交界的中心,正对着飘出笔影和纸影的天元峰天元洞。三云越飘越快。围着天元峰所在的中心,旋转起来。

    一个时辰之后,三云因为旋转过快。已经混为了一种暗红色。三个时辰后,暗红色的中心。忽然绽放出一根光柱,投入了王先所在的天元洞。

    只见一团闭目打坐的身影,越涨越大,在光柱中,被仙灵力牵引着,徐徐往红云中升去。

    “国师!”

    “国师飞升了!”

    “国师化神成仙了!”

    一众华天宗修士,在仰望中。带着深深的敬服和崇拜。曾几何时,王先还只是外门符录府中的一个筑基期小修士,其貌不扬,其名不显。这才过去十几年,竟然就化神飞升了。

    “如此深厚的仙缘,真是绝无仅有啊!”章干泉羡慕的点头叹道。

    两个时辰后,红云逐渐暗淡,终于消失不见。

    此时。王先又回到了曾经来过的仙星,他已是一位化神初期的散仙,而他化神时,引动了仙星的乾坤砂前来接引,在乾坤三宝的护持下。平安祥和的度过了化神之险,通过三宝的旋转,将仙力合拢,把一应天劫,全挡了回去。

    王先刚在仙星站定,就发现十八位天兵天将突然降临,一位貌似地星传说中的天官仙神,从天而降。王先在仙神强大的神力感应下,不由自主的跪了下来。

    那天官在王先前方上空站定后,俯视着他,便打开手上的黄色绸布圣旨,开始宣读起来。

    “星云天帝召喻仙星散仙王先,尔擅用仙符,独使仙力,杀灭地星妖修无数,破坏地星修真界之天道平衡,触犯天条。尔之罪过,本应严惩,念尔扑灭人妖混杂之祸,略有寸功,且事出有因,情有可原,着立即收缴尔之仙符,打入凡间,再入轮回。”

    王先一听,脸色一变。这时,他发现,体内刚形成不久的丹田仙力,竟然被禁锢住了,全身法力全无,不由冷汗也冒了出来。

    “神力!这就是神力啊!”

    就在王先哀叹神力的强大,患得患失的猜测轮回后的命运之时,只见天官拿出自已的官印,对着王先虚空一印,一团白光从印中飘出,顿时将王先又打回了凡间。

    桐梓村,夏末秋初,天色刚刚黑了下来,一位年轻沉静,脸上似乎稚气未脱,又似乎有点饱经沧桑的儒衣少年,大约十三四岁的年纪,正闭着眼,盘腿坐在村外杂草丛中的一块大石之上。

    忽然,他缓缓睁开眼,好象刚刚睡醒似的,打了个呵欠,伸了伸懒腰。

    这位名叫王先的少年,刚刚回过神来,脸上神色一怔,突然自语道:“怎么回事?我手上怎么会有一个戒指,我脑海中怎么会涌入那么多乱七八糟的记忆?”

    他觉得头胀欲裂,可记忆似乎仍在不断的涌入脑中,他索性闭上了眼,默默的等待记忆全部灌注完。

    半个时辰之后,他睁开眼,松了一口气,头终于不胀了。他暗忖:“我刚才到底记住了些什么好东西,仔细回味一下看看。”

    他又闭上眼,开始静心搜索这些记忆。

    只见他脸上不断浮现出各种喜怒哀乐的表情,时而脸白如纸,时而脸泛潮红,时而春风得意,时而笑容绽放,时而温馨亲和,时而满脸怒色,时而会意点头,时而愁眉深锁。

    几个时辰后,王先长吁了一口气,叹道:“我的前世,就是这样吗?这些记忆,很精彩啊。唉,看来,我要重新开始修炼了,现在就是一个杂灵根的凡人而已,天官让我从头再来,就在凡间再耽搁些时日吧。反正,有了前世的经验,和各种精妙的修真功法,还愁找不到再入化神的机会吗?韩问秀才办的村学,就不去上了。前世学过了,这一世可要抓紧时间修炼才好。”

    王先站起身,回想着记忆中的那些还没被人发现的灵脉之地,准备先去修炼出真气,进入炼气期再说。

    戒指中的物事,根据他重生前的记忆,除了没有符录,乾坤笔和乾坤纸应该还在,乾坤砂在被打入凡间时,被那个严格执法的天官又收走了。

    王先暗忖:“这一次,总算不用不明不白的制符了,既然与仙符有缘,还是做一名制符师,再入修真界吧。”

    王先又疑惑的想到,根据前世的修真记忆,再入轮回之人,一般没有前世的记忆,只有化神到了仙星,才能找回前世的记忆,为什么自已却带着前世的记忆,再入轮回呢?

    他在脑海中搜索起来,很快浮现出自已被打入凡间之前的那一幕,天官挥印一击时,似乎朝自已眨了眨右眼,并用念力传过来一句话。

    王先心头感应到的这句话,内容是说,文神仙向王先问好,等他在凡星好生修炼,早入仙星,两人再把酒言欢,打发长生时光。

    王先明白过来,文神仙向天官求了情,没有收了自已前世的记忆,也算网开一面,手下留情。

    此时,天光大亮,一轮朝阳跳出了地平线,王先一边往家中走去,一边感叹前世的修真命运。

    一条常跟着他讨吃的流狼狗,从草丛里窜了出来,追上他的脚步,在后面摇头晃脑的跟着走。

    晨曦中,王先的身影,逐渐消失在村外的杂草丛中。秋初的微风中,隐隐约约的传来王先吟诵的夏国大诗人王涌的一首诗:

    秋寒思满月,

    夏暑念朝阳。

    不惑浮沉事,

    峥嵘万里光。

    悠悠心地远,

    隐隐志天苍。

    谈笑神仙会,

    沉吟难自伤。

    ……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仙符问道》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仙符问道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