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章 看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任秋溟 书名:魔法朋克
    这个世界,已经太久没有黄金人类的出现了。

    这些曾经大地上的主宰,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太久太久。

    久到当天歌说会有彼岸的神灵降临此地的时候,这里的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会发生什么。

    而天歌则完全无视身边的轩轶,抬头望着洛希:“你看,你怎么就不能跪下的快一点。”

    “这样的话,他就来不及抢走我手里的令牌,这一切的一切,都不会发生。”

    洛希没有开口,事已至此,其实说一切都多说无益。

    他只是平静张开了手掌。

    伸手向着前方一抓的同时,这个夏宫的一切都消失了。

    那些为之前变故所惊讶不已的人们,那些坐在餐桌前等待美食享用美食的宾客,那些刚从残破世界归来就像英雄一样接受欢呼的年轻人,他们一切,都在这个夏宫消失,连同他们面前的餐桌美食一起。

    原本熙熙攘攘热热闹闹的夏宫,瞬间变得空荡起来,只有那颗悬浮在空中放射着光芒的金色圆球还在那里。

    光芒突破了夏宫的屋顶,归剑一族的结界,乃至于放射于真实的世界之外。

    轩轶还站在原地,以及夕影依旧淡定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吃着葡萄,哪怕她周围的一切都消失了,甚至说连托着葡萄的支架和下面的桌子都消失了,但是葡萄本身还倔强地停留在空中。

    夕影可以时不时拿出来一颗葡萄塞进嘴里,吃葡萄不吐葡萄皮。

    不仅不吐葡萄皮,她连葡萄籽都不吐。

    可以说在场的所有人中,只要夕影是唯一一个吃瓜看戏的状态。

    或许只有一个原因。

    那就是夕影真的见过黄金人类,甚至自己亲自到了彼岸走过一遭又完完整整地回来了。

    以及她自己已经快要死了,这个世界,又有什么畏惧的地方呢?

    并且洛希并没有办法将夕影也放进自己的那方小世界中,也当然放不进轩轶。

    轩轶看着同样看着自己的天歌。

    其实天歌真的很强了,如果不开启周流六虚状态,对方可以单凭借**力量把自己吊在天上锤。

    不过现在这倒成了最不需要在意的事情了。

    因为连接彼岸的通道正在开启,轩轶之前的行为,就变成了对黄金人类的真实挑衅,以及天歌能够带着这个令牌来带此地,大概也就是彼岸的那些神灵对他的某种优待。

    不过这个世界上并没有如果,后悔药也并不像想象中那样好吃。

    路远看着天歌,笑了笑说道:“你很得意是吧?”

    天歌看着路远点头:“我当然很得意,毕竟这完全与我无关,我本身其实还不想承担开启天人之梯的责任,但是你帮我开启了,我只需要在这里默默地看戏了。”

    天歌的表情带着肆意的笑容。

    轩轶点了点头。

    并没有特别怕。

    因为他知道,这个世界上曾经有两个人,亲手抹去了一支被黄金人类承认的魔之眷属,最终却没有受到任何的惩罚,反而将对方的荣宠自己接了过去。

    而现在,这两个人的其中一个,就坐在夏宫的上首。

    她同样在看戏。

    轩轶曾经希望有一个永远不需要劳驾她的时候。

    但是就像她说的那样,有些时候,轩轶保护不了她。

    她只有靠自己来保护自己。

    第十八章看戏

    这个世界,已经太久没有黄金人类的出现了。

    这些曾经大地上的主宰,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太久太久。

    久到当天歌说会有彼岸的神灵降临此地的时候,这里的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会发生什么。

    而天歌则完全无视身边的轩轶,抬头望着洛希:“你看,你怎么就不能跪下的快一点。”

    “这样的话,他就来不及抢走我手里的令牌,这一切的一切,都不会发生。”

    洛希没有开口,事已至此,其实说一切都多说无益。

    他只是平静张开了手掌。

    伸手向着前方一抓的同时,这个夏宫的一切都消失了。

    那些为之前变故所惊讶不已的人们,那些坐在餐桌前等待美食享用美食的宾客,那些刚从残破世界归来就像英雄一样接受欢呼的年轻人,他们一切,都在这个夏宫消失,连同他们面前的餐桌美食一起。

    原本熙熙攘攘热热闹闹的夏宫,瞬间变得空荡起来,只有那颗悬浮在空中放射着光芒的金色圆球还在那里。

    光芒突破了夏宫的屋顶,归剑一族的结界,乃至于放射于真实的世界之外。

    轩轶还站在原地,以及夕影依旧淡定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吃着葡萄,哪怕她周围的一切都消失了,甚至说连托着葡萄的支架和下面的桌子都消失了,但是葡萄本身还倔强地停留在空中。

    夕影可以时不时拿出来一颗葡萄塞进嘴里,吃葡萄不吐葡萄皮。

    不仅不吐葡萄皮,她连葡萄籽都不吐。

    可以说在场的所有人中,只要夕影是唯一一个吃瓜看戏的状态。

    或许只有一个原因。

    那就是夕影真的见过黄金人类,甚至自己亲自到了彼岸走过一遭又完完整整地回来了。

    以及她自己已经快要死了,这个世界,又有什么畏惧的地方呢?

    并且洛希并没有办法将夕影也放进自己的那方小世界中,也当然放不进轩轶。

    轩轶看着同样看着自己的天歌。

    其实天歌真的很强了,如果不开启周流六虚状态,对方可以单凭借**力量把自己吊在天上锤。

    不过现在这倒成了最不需要在意的事情了。

    因为连接彼岸的通道正在开启,轩轶之前的行为,就变成了对黄金人类的真实挑衅,以及天歌能够带着这个令牌来带此地,大概也就是彼岸的那些神灵对他的某种优待。

    不过这个世界上并没有如果,后悔药也并不像想象中那样好吃。

    路远看着天歌,笑了笑说道:“你很得意是吧?”

    天歌看着路远点头:“我当然很得意,毕竟这完全与我无关,我本身其实还不想承担开启天人之梯的责任,但是你帮我开启了,我只需要在这里默默地看戏了。”

    天歌的表情带着肆意的笑容。

    轩轶点了点头。

    并没有特别怕。

    因为他知道,这个世界上曾经有两个人,亲手抹去了一支被黄金人类承认的魔之眷属,最终却没有受到任何的惩罚,反而将对方的荣宠自己接了过去。

    而现在,这两个人的其中一个,就坐在夏宫的上首。

    她同样在看戏。

    轩轶曾经希望有一个永远不需要劳驾她的时候。

    但是就像她说的那样,有些时候,轩轶保护不了她。

    她只有靠自己来保护自己。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魔法朋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魔法朋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