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00章 :她的选择?

    时间是一个可以治愈一切的东西,面对着点点闪闪的霓虹,我的体力渐渐恢复,可是情绪里中了的荼毒却是慢性的,我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多久才能在这场意外中恢复元气,但有些人却是一辈子也忘不掉的。

    面对着这座无比真实,却又虚幻的像泡沫的城市,我忽然不敢再去想一辈子,因为没有了她的一辈子真的太长太长……

    独自走在回去的路上,我感觉自己已经不能适应这座城市的空气,我好像成了一个盲人,看什么都是模糊的。我总以为,过了这个路口,也许她就在下个路口的长椅上坐着……她不会离开我的,就算要离开,也得有一个告别。

    于是,每到下一个路口,我都会很仔细的看着身边往来的人群,可是人群中都是平凡的身影,而在我心目中最美丽的她,早已经消失在了城市的灯火中,我此刻所有的幻想,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我终究要形单影只的回到那条对于我来说,已经没有了人情味的郁金香路。而此时此刻,我还有底气把那间有许多关于肖艾记忆的老屋子当做是受难后的避风港吗?

    没有,我只会看着她留下来的东西,死在睹物思人的痛苦中,我不知道看上去明明都会好起来的明天,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而背后的黑手又到底是谁?

    ……

    回到小院,我将手机接上了移动电源,然后将其放在了石桌上,自己就在石桌的旁边站着。没有吸烟,也没有喝酒,一直看着院墙的方向,在恍惚中回忆着她当初是怎么进入到这个院子的。

    她是个爬墙的高手,也是个不安分的少女,可是我没有因此而讨厌她,也许这种不排斥,就是我们以后在一起的基础。那么她呢,第一眼看到我江桥的时候,又是什么样的感觉?

    这一刻,我的心中充满了遗憾,我这才发现,我们每天在一起生活,可我竟然还是有这么多的话题从来没有和她聊起过。

    梅雨季还没有过去,一阵潮湿的风吹过,天空便有雨滴往下滴落着,而后一发不可收拾,顷刻间便成了狂风暴雨……

    我生平第一次冷漠的看着那些还放在院子里的花草,任它们被风雨摧残,而我自己也没有回到屋檐下,只是将手机揣在怀里,不让它淋湿。因为里面还有很多我和肖艾的聊天记录,现在看了是痛苦,可当适应了这种失去的痛苦后,我们的每一句嬉笑怒骂,都会成为我心底最亲切的怀念。

    可是,我现在真的好痛苦,痛苦到分不清眼里含着的是雨水还是泪水。这他妈根本就不是一个顺理成章的世界,如果它有一点章法可循,那经历了这么多磨难的我们,早就应该建立自己的家庭了,可现实留给我们的却是满眼的支离破碎。

    这场暴雨下得好,它成了最精密的伪装,让我可以在这个夜里,肆无忌惮的哭着,无论我多么撕心裂肺,那哭声也不过是雨水里的一个音符,只要我不说,没有人可以看到我的痛苦,看到我正在用什么样的力气忍受着心里的煎熬。

    ……

    脱掉潮湿的衣服,我躺在冰冷的凉席上,微弱的灯光下,是我脆弱的呼吸,我的呼吸声中,肖艾留下的那把蓝色吉他,就立在衣柜上醒目着,我又瞬间掉入到了回忆的漩涡中,无法自拔……

    就在这一夜,我真正体会到离别的苦痛是多么的难以承受,我吃不下东西,也睡不着觉,而那木制的开合窗户,就这么一直被猛烈的风吹得“咣咣”作响。

    没有一丝光线的黑暗中,我从枕边将手机拿了起来,然后将心中最想说的话,转换成语音信息发给了她:”我知道,我让你累了,让你受伤了……我也明白,爱情中最高级的方式是成全,但是在成全之前,你一定要让我知道,离开后的你比现在要快乐和幸福……否则,我的心就像吊在悬崖的边缘上不来也下不去,这种畏惧真的不是人能够承受的……所以,你一定要回答我,好吗?“

    我渴望肖艾会立刻回复这条信息,但也不敢过于指望。因为我能感觉到她这次走得有多彻底。

    我又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站在了摆放着那把吉他的柜子旁,在柜子的上面挂着一个相框,相框里是我和赵楚还有赵牧合照。

    这些都是与我最亲密的人留下来的,可如今他们又在何方?为何只剩下我如一个锈迹斑斑的称砣,留在这个让人伤感的地方,用自己的人心,去称量着俗世里的是是非非。

    ……

    我一直清醒着,所以我知道在下半夜的时候,持续下了很久的雨水停了下来,随着这场雨结束,气温也降了很多。我披上了肖艾曾经给我买的一件白色外套,站在了院子里,然后目光呆滞的看着那些在风雨摧残下,多半已经失去了生命的花草……

    我发现自己变了,变得冷漠,变得不再有爱心,变得不在意小院被拆掉后,那些自己苦心建设了许多的格调也毁于一旦。

    我终于从口袋里摸出一支香烟点上,然后站在潮湿的空气中吸着,每吸一口,我的心就冰冷一点,直到我渐渐记不得曾经的江桥是什么模样。

    快要清晨的时候,又刮起了一阵大风,吹落了院子里很多的树叶,也吹散了那些带来坏天气的乌云,我看见最遥远的东方传来一抹光亮,最后落在我的脚下。

    我就站在这抹光亮中开始砸东西,砸掉了红色的花盆,掀翻了浅灰色的石桌,扯烂了绿色的藤萝……

    我他妈就是想毁了这一切,他们死在我的手上,总好过死在那些别有用心人的手上……带着这种极端的情绪,我开始变得更加疯狂。我从屋子旁边的储藏室里找来一把铁锤,像一个杀戮的机器,将视线范围内的所有美好通通砸成了稀巴烂,甚至连爷爷活着时纯用手工打出来的那两扇木门,也被在丧失了理智的愤怒中给砸烂了。直到自己没有了一丝力气,才瘫坐在地上抱头痛哭……

    这一切的停止,是因为金秋站在了那破裂的大门前。她被眼前的这一切惊呆了,所以用惊恐的眼神看着满是污水,仰躺在地上的我。

    无论她和靠的多么近,我都死死的沉默着,我将铁锤放在胸口,用双手遮住了那张扭曲到变了形的脸,我谁都不想看,包括金秋。

    金秋用力拿掉了我的手,然后想将我拖起来……我无比厌恶她对我的干涉,手臂一用力,就将她挥倒在了地上,也溅了一身的泥水。我顾不上管她,因为我的心死了,在我疯狂砸东西的那一瞬间,就已经死了。

    金秋表情痛苦的看着我,许久才对我说道:“你难道不想知道袁真的消息吗?……谁都能看得出来,他的离开一定和肖艾有关。”

    “什么?”

    金秋从自己手提包里拿出了手机,然后打开了一个视频,里面播放的是一个小型的发布会,而参加发布会的是我所认识的高索何高明邱子安,还有那个将袁真视为知己的摇滚新教父,罗本。

    视频里,有记者向邱子安提问:”邱总,前段时间有消息称,您通过艺人置换的方式,获取了天启传媒更多的股份,这在业内勘称是合作双赢的一个经典案例,对此您有什么要和我们分享的吗?“”首先我要对大家的肯定表示感谢,我现在所做的这一些,就是希望用一种特别的方式打破娱乐行业一直以来被很多人认为是不可挑战的禁锢……现在还不能轻易下结论,说这种方式是成功或是失败的,但我一定会坚持尝试下去,因为有些事情总要有人去做的……我希望这个行业能有新的游戏规则,也给更多有梦想有才华的人提供更多的机会和更大的舞台。”

    记者为邱子安的回答鼓掌,另外一个记者转而又向邱子安身边的何高明,问道:“何总,昨天晚上我们从大麦网得到消息,天启传媒公司的艺人袁真,取消了接下来全国巡演剩下的3场演出……对此,你能给一直支持他的歌迷们一个合理的解释吗?”

    何高明的面色随之变得很难看,半晌之后才回道:”取消演出,是袁真的个人行为,与天启传媒无关……但是我们会针对这个事情和他进行交涉的,必要的时候不排除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这个事件。”

    “那何总,这是不是意味着袁真要承担巨额的违约费用呢?”

    “在公司没有给出处理结果前,我不方便回答你的这个问题,请理解。”

    记者没有从何高明那里得到答案,便转而又向他身边的罗本问道:”袁真是你在音乐圈里,非常志同道合的好朋友,他突然取消了接下来的演出,你对此有什么看法呢?“

    罗本并没有像何高明那般有明显的情绪,他只是笑了笑,回道:”他是个比我活得更自由的人……有时候,有些人,是比音乐更重要的……作为朋友,我可以理解他的决定!“

    ……

    视频看到这里,我已经失去了思考能力,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袁真终于放弃了在音乐圈的一切,带着肖艾走了。

    我的心承受着刀绞一样的剧痛,然后又嘲笑自己,昨晚给肖艾发了一条那么傻的信息……因为,她的心里已经有了选择,可是到底是什么样的情绪,让她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我的郁金香小姐》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我的郁金香小姐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