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77 大结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柠檬笑 书名:嫡妻难惹
    轩辕烨走了过去,看着她手里的东西,微微一怔,“这难道是秦邧给的?”

    “想来是。”慕梓烟微微点头。

    陌殇看着慕梓烟,低声道,“可还有什么没有解决的?”

    “恩。”慕梓烟点头,“如今我还不知南宫家的目的是什么。”

    “哦。”陌殇微微应道,“我倒是没有发现,母亲手里竟然有这东西。”

    慕梓烟看着那是一把钥匙,她看着轩辕烨,“这钥匙想来就是姬家从湖中出来的那个匣子的。”

    “打开看看瞧见知道了。”轩辕烨低声说道。

    “恩。”慕梓烟低声道,“不过那匣子倒是没有带出来。”

    “没有带出来?”轩辕烨双眸微动,“如今在何处?”

    “在慕侯府。”慕梓烟收起钥匙,“陌大哥,我们便告辞了。”

    “好。”陌殇拱手道,亲自送二人离开。

    慕梓烟与轩辕烨二人便连忙赶回了京城。

    待入了烟落院,便将放着的匣子拿了出来,二人低头看着那匣子上挂着的锁,对视了一眼。

    “打开吧。”轩辕烨低声道。

    “好。”慕梓烟点头,接着便将那匣子打开。

    因着南宫家主青恒死了,但是地下的迷阵还未破解,所以一直都是隐患,而这匣子,慕梓烟便也不敢留在北青,索性便留在了烟落院。

    等匣子打开之后,里头闪过一道金光,接着便看到里面放着一枝盛开的白梅,还有一封书信。

    她缓缓地打开那书信,抬眸看着轩辕烨,“这便是南宫墨消失的秘密?”

    “看来这才是南宫墨真正留给你的书信。”轩辕烨接着看罢之后唏嘘不已。

    慕梓烟低声道,“一直存在姬家,想来太外婆是看到了。”

    “你能够回到百年之前,想必也是与你造化有关,太老夫人想来也是明白的。”轩辕烨淡淡地说道,“烟儿,倘若真的如此,那么你也该好好想想。”

    “想什么?”慕梓烟低声问道。

    “想想姬家与南宫家到底有什么联系?”慕梓烟低声说道。

    “前世姬家消失,也是因着这匣子,你说会不会是?”慕梓烟慢悠悠地问道。

    “一个家族为何会消失,与这本身的命脉有关,南宫家也是如此。”轩辕烨继续说道,“当年,大邑为何会消失?这本就是个谜,如今这书信所记载的是,南宫墨算出了你的命数并非属于百年之前,更是姬家的继承之人,所以才用自己来保全了你,为的便是能够让你好好地活着,奈何,你回来之后还被暗算了,最后命丧黄泉,那么当初,君千羽甘愿赴死,难道是因为知晓了什么?”

    轩辕烨的猜测不无道理,只是如今他的确想不起来,否则,所有的谜题都会解开。

    慕梓烟也觉得这里头透着古怪,可是这白梅呢?她仔细地看着,已经干枯的梅花,可是放在她的手里,却渐渐地像是赋予了生命,竟然活了。

    慕梓烟惊讶不已,抬眸看着轩辕烨,低声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烟儿,你身上的秘密还没有解开。”轩辕烨叹了口气说道。

    “我身上还有什么秘密?”慕梓烟不解,她该知道的也都知道了不是吗?

    轩辕烨却觉得有些东西似乎变得有些不一样,到底哪里不同?如今又说不上来,只是觉得很多事情似乎变得越发地不一样了。

    过了很久之后,轩辕烨才开口道,“看来我要尽快想起来才是。”

    “恩。”慕梓烟点头,过了一会才说道,“既然这匣子内的玄机我们已经找到了,不若我们再回一趟姬家吧。”

    “也好。”轩辕烨似是想到了姬安,转眸看着她。

    慕梓烟双眸微抿,自然也想到了姬安,嘴角微抿而后说道,“走吧。”

    “好。”轩辕烨淡淡地应道,握着她的手,二人便又去了姬家。

    等到了姬家之后,已经是半个月之后。

    姬惢与姬峥都留在了姬家,见慕梓烟回来,自是高兴不已。

    “表姐。”姬惢笑吟吟地说道。

    “表妹。”慕梓烟想了一会说道,“家中可有什么事儿?”

    “没有。”姬惢接着说道,“就是挂念你。”

    “我也是。”慕梓烟与姬惢叙旧了一番,便去了大殿内。

    慕梓烟则是入了密道,将手里的那枝白梅放在了长案上,过了一会便看见眼前的白梅渐渐地盛开,而后长成了一棵树。

    轩辕烨站在她的身侧,看着眼前的情形,低声道,“难道这便是……”

    “是南宫家的秘密。”慕梓烟觉得南宫家与姬家应当是一脉相承的,否则,也不可能牵连如此广。

    而她身为姬家的继承人,阴差阳错地去了百年之前,遇到了南宫墨,这无疑是给了南宫家希望。

    那么南宫家到底要的是什么呢?

    轩辕烨只觉得一阵头疼,一手撑着长案,另一只手按着泛疼的额头。

    慕梓烟连忙扶着他,“烨,你怎么了?”

    “我……”轩辕烨缓缓地半跪在地上,闷哼了一声便晕倒在地。

    慕梓烟担忧地连忙扶着他,便要往外走,可是却看见眼前的白梅渐渐地落在了他的身上,转瞬间像是粉末一般,消失不见了。

    慕梓烟惊讶不已,倒是不曾见过竟然还有如此怪异的景象,垂眸看着轩辕烨依旧昏迷,她不敢乱动,只是这样静静地守着。

    轩辕烨觉得自己浑身像是被什么吸附着,渐渐地没有了力气,却又像是重新活了一样。

    过了很久之后,他才睁开双眼,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装束,一时间有些惊讶。

    自己怎么缩小了呢?

    “公子。”眼前的少年走了过来,低声道。

    轩辕烨怔愣了良久,低声道,“你……”

    “公子,奴才是暮迟。”暮迟低声道。

    “恩……”轩辕烨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暮迟,不是烟儿当初说的南宫墨身边的暮迟吗?只是他现在怎么变成公子了?

    轩辕烨抬眸看着眼前,紧接着连忙入了屋子,这里……他低头看着,紧接着又说道,“这可是渔村?”

    “公子,正是。”暮迟抬眸不解地看着他,“公子,您这是怎么了?”

    “没事。”南宫墨站在铜镜前看着自己的模样,沉默了良久之后才说道,“你先下去吧。”

    “是。”暮迟躬身应道,接着便退了下去。

    轩辕烨盯着眼前的自己看着,过了很久之后,才缓缓坐下,只是想起来当初看到小时候的南宫墨打坐的样子,便不知不觉地坐在那处打坐了。

    脑海中浮现出许多的画面,他仔细地回想着。

    “墨儿,这是你弟弟,青恒。”身穿着一身道袍的祖父带着一旁一身黑衣的少年说道。

    “青恒?”南宫墨倒是不知何时冒出来一个弟弟。

    “兄长。”青恒恭敬地行礼,不过看着脸色却很苍白,像是随时能够被一阵风吹走似的。

    祖父说道,“墨儿,日后青恒的性命便交给你了。”

    “祖父,孙儿不明白。”南宫墨不解地说道。

    “你身为南宫家最有希望能够重振大邑国的人,而青恒却拥有着南宫家最纯正的血脉,只有你兄弟相辅相成,才能够让振兴大邑。”祖父捋着胡须说道。

    “是。”南宫墨虽然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却不敢忤逆祖父的话。

    青恒看着南宫墨,神色也只是淡淡的。

    而后,青恒便隔一段时间内进来渔村,却也是一言不发,只是跟着他一同修炼,打坐。

    等到后来,有一日,青恒突然消失不见了,而南宫墨却要一直守在渔村内。

    “墨儿,你这辈子都不能够离开这渔村。”祖父看着他说道。

    “是。”南宫墨垂眸应道。

    祖父离去之后,南宫墨却突然浑身发软,接着便晕倒。

    等他醒来的时候,便看见了慕梓烟。

    轩辕烨猛地睁开双眸,原来青恒已经活了百年?那为什么他的样貌一点都没有变呢?难道这里头跟他有关?

    他紧接着又继续打坐起来,而后便看见自己行走在血泊之中,那是眼前的大海,而他身上的血渐渐地浸湿了整片大海,直等到最后他消失在这天地间。

    只是海上浮现出一个匣子,而那匣子随着大海慢慢地沉了下去,等他惊醒之后,便看见慕梓烟正焦急地看着他。

    “烨。”慕梓烟低声唤道。

    “烟儿。”轩辕烨觉得还是有些模糊,可是如今仔细地想着,却又觉得很清晰。

    他握紧慕梓烟的手,“我刚才梦见了南宫墨是如何死的了。”

    “他是真的死了吗?”慕梓烟不解地问道。

    “我想应当是的,又或者是不是。”轩辕烨想起祖父所言,他与青恒的命是想依附的,倘若他死了,那么青恒不可能活到百年,而他倘若活着,那么青恒又是如何死的呢?

    “还有什么?”慕梓烟扶着他起来,低头看着身上并无异样,接着抬眸看着长案上,并没有白梅,不免觉得奇怪。

    慕梓烟叹了口气,“那白梅落在你的身上便消失了。”

    “消失?”轩辕烨皱着眉头,觉得不可思议。

    慕梓烟上下打量着他,见他并无异样,接着说道,“走吧,出去再说。”

    “好。”轩辕烨点头,低声道,“你说秦邧为何会有钥匙呢?”

    “我也觉得奇怪,不过秦邧不出现,我们也不知晓他到底在何处。”慕梓烟接着说道,“你到底梦见了什么?”

    “我?”轩辕烨便将自己梦见的都告诉了慕梓烟,接着说道,“青恒与我之间竟然还有这样的关系。”

    “那你与青恒是兄弟?”慕梓烟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我与他不是,他跟南宫墨是。”轩辕烨慢悠悠地说道。

    “你不就是南宫墨吗?”慕梓烟仔细地打量着他,“那你又是如何变成轩辕烨的呢?”

    “你这丫头。”轩辕烨伸手弹着她的额头,“我是如何变成轩辕烨的,你难道不清楚?”

    “好了,我问错了。”慕梓烟嘴角一撇,嘀咕道,“应当是,南宫墨到底是死了还是没死呢?我总觉得自己好像陷入了一个迷雾之中,你是南宫墨,也是轩辕烨。”

    “我本身就是,不过我觉得我一直都是南宫墨。”轩辕烨沉默了一会说道,“也许,我跟你一样。”

    “一样?”慕梓烟双眸微动,突然觉得事情似乎有了什么不一样的转变。

    “烟儿,只有等我都想起来了,所有的谜团就能揭开了。”轩辕烨幽幽地叹着气。

    “恩。”慕梓烟点头,接着靠在轩辕烨的怀中,“那我们只能等了。”

    “如今只要好好地过我们的日子便是了。”轩辕烨轻笑道,“你觉得呢?”

    “是啊。”慕梓烟在想,他们能够走到这一步,经历了太多,既然终有一日这谜题会解开,那么又何必急于一时呢?

    索性二人想开了,便也放下心来,将轩辕樰丢给了老国公爷,二人则是一同去游山玩水了。

    转眼,过了三年,轩辕芷已经到了及笄的年纪,而轩辕漓也渐渐地有了帝王的风范。

    轩辕烨与慕梓烟自然要回去主持女儿的及笄大典。

    轩辕芷也有三年没有看见父母亲,自是高兴不已。

    而轩辕樰也已经快六岁,越发地调皮捣蛋,这些年来一直跟着老国公爷,学了不少的本事,却也都用在了欺负自己的表弟慕悱身上。

    而君临儿也渐渐地长大,总是想要溜出宫去寻轩辕樰玩耍。

    因着是轩辕芷的及笄之礼,故而慕梓烟与轩辕烨特意回了大焱,将轩辕樰带回了北青。

    轩辕樰也有许久不曾见过轩辕芷,虽然经常都有书信来往,却也有三年不曾见面了。

    轩辕芷瞧着长得越发地跟母亲像的妹妹,走上前去,伸手便捏着她的鼻子。

    轩辕樰皱了皱眉头,当下直接扑倒在了轩辕芷的怀里。

    “大姐,你及笄之后,是不是就该说亲了?”轩辕樰仰着头问道。

    “你这小丫头,倒是一点都不知羞。”轩辕芷出落得落落大方,模样却更像轩辕烨,却也多了慕梓烟身上的沉静淡然,一身鹅黄色的长裙,远远瞧着,仿若那空谷幽兰,自然是个美人胚子。

    轩辕念一直跟着轩辕複,如今多少也沾染了轩辕複的习性,到底有些油腔滑调起来,不过好在年岁还小,故而也便任由着他胡闹,毕竟日后也是个闲散王爷,便也不用担心这国家大事,独乐乐便是了。

    轩辕念看着许久不见的轩辕樰,上前便摸着她的头顶,“妹妹,让二哥好好瞧瞧。”

    “哦。”轩辕樰乖顺地转身,任由着轩辕念打量着,在轩辕念一手摩挲着下颚,一手捏着她脸颊的时候,轩辕樰突然快速地伸手点住了轩辕念的穴道。

    轩辕念当下便翻滚在地上,放声大笑,“哈哈!”

    轩辕樰乐不可支,双手叉腰,站在原地笑着,得意地挑眉道,“二哥,真笨。”

    轩辕複刚刚进来,瞧着轩辕樰如此俏皮,感慨了几声,“樰儿越发地调皮了。”

    “六皇叔。”轩辕樰高兴地狂奔过去,直接扑倒在轩辕複的怀里。

    轩辕複虽然很久没有见轩辕樰,可是却也知晓她这个性子,自然也很疼爱。

    往来书信中,她偶尔说的一些话,总是让轩辕念不屑,却也让轩辕複无奈地笑着。

    轩辕芷摇着头,“樰儿,当心母亲瞧见了。”

    轩辕樰嘴角一撇,“是二哥太笨了。”

    “哈哈……”轩辕念在地上打滚,抬手指着轩辕樰,“妹妹,快……快解开。”

    “不要。”轩辕樰冷哼了一声,然后说道,“除非二哥陪我玩。”

    “好,好。”轩辕念哪里有答应的,觉得自己怎得就输给了这个小丫头,小魔王了呢?

    轩辕樰这才弯腰,伸手给轩辕念解开了穴道,轩辕念笑得岔气了,大口地喘着气,好半会才回过神来,当下起身,便站在轩辕樰的跟前,一手捏着她的耳朵,一手直接抓住了她乱动的手。

    轩辕樰瞧着慕梓烟进来,当下便呲牙咧嘴,而后嚎啕大哭起来。

    轩辕念见她如此,冷哼一声,“你以为如此,我便能饶了你?”

    “娘,二哥欺负我。”轩辕樰哭得眼眶红红的,可怜兮兮地看着进来的慕梓烟。

    轩辕念连忙放手,转身看着慕梓烟,“娘,是妹妹太……”

    “哦。”慕梓烟微微点头,然后说道,“芷儿,过来。”

    轩辕樰瞧着慕梓烟神色,想来是自己装可怜没有用了,只好吸了吸鼻子,然后看向轩辕念,幽怨不已。

    轩辕念被轩辕樰这样瞧着,一时有些心虚起来,干咳了几声,“二哥陪你去玩。”

    “二哥最好了。”轩辕樰一听,立马高兴地拍手,当下便拽着轩辕念出去了。

    轩辕芷走上前去,朝着慕梓烟微微福身,“娘。”

    “倒是长大了。”慕梓烟这三年并未回来,虽然心里惦念孩子们,可是也知晓他们也要渐渐地学会独立,故而便放手不管了,与轩辕烨二人却也走了许多的地方。

    轩辕烨如今倒是很高兴,每日陪着慕梓烟游山玩水,心情也好了不少。

    只可惜的是,至今没有再想起什么来。

    不过好在,这些年来,总算安定了下来,大家也都安好,这是让他跟慕梓烟赶到安慰的。

    轩辕複走上前去,恭敬地行礼,“嫂嫂。”

    “六皇弟。”慕梓烟这些年来的书信间也提过轩辕複该成亲的事情,可是轩辕複却都是装作不知,久而久之,慕梓烟也便放弃了。

    待轩辕芷及笄之礼之后,轩辕芷便随着慕梓烟与轩辕烨一同离开了北青,去了大焱。

    而慕容狄却偷偷地出了西戎,也跟着去了大焱。

    待看见轩辕樰的时候,立马便要带着她回西戎。

    “西戎?”轩辕樰仰头看着他,“我要陪太外公的,太外公年事已高,我应当尽孝。”

    “那你可愿意随我去西戎呢?”慕容狄看着轩辕樰,便会想起儿时的慕梓烟,心里便忍不住地要带着轩辕樰走。

    轩辕樰滴溜溜地转着眼珠子,而后说道,“等我再长大一些。”

    慕容狄叹了口气,然后看着慕梓烟,“怎得跟你一样狡猾。”

    慕梓烟轻笑道,“这叫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罢了,我这些时日便待在这里吧。”慕容狄双手环胸地说道。

    “那西戎呢?”慕梓烟低声问道。

    “爱谁谁。”慕容狄无所谓地说道。

    “还真任性。”慕梓烟轻笑道。

    “我不过是不想管罢了。”慕容狄叹了口气,“哪里像你跟轩辕烨,二人如今可是悠哉的很。”

    慕梓烟接着说道,“你若成亲了,也与我们一样。”

    “罢了。”慕容狄仰头,接着靠在软榻上,“一个自在惯了。”

    轩辕樰站在一旁瞧着,当下便明白了什么,而后上前拽着慕容狄说道,“慕容叔叔,我随你去西戎。”

    “那你可舍得老国公爷?”慕容狄双眸发光,笑吟吟地问道。

    “我只去玩一会,再回来。”轩辕樰可是没有忘记回来。

    “好啊。”慕容狄高兴坏了,当日便与老国公爷说罢之后,便带着轩辕樰跑了。

    慕梓烟无奈地叹着气,便瞧见轩辕芷正陪着齐氏说话。

    慕梓茉正乖顺地坐在齐氏的身旁,抬眸看着慕梓烟,冲着她笑道,“大姐。”

    慕梓烟笑着上前,接着便将慕梓茉抱在怀里,低声道,“娘,小妹长得跟您很像啊。”

    “你父亲说,女儿中,都没有像他的。”齐氏笑吟吟地说道。

    “哪有,我不是就很像。”慕梓烟连忙说道。

    “这话倘若让他听见,必定能高兴好久。”齐氏如今也有了白发,不过瞧着精神却很好。

    慕梓烟如今也有三十多岁,更见风韵,越发地明艳动人。

    轩辕烨如今正与慕凌轩、慕凌睿、慕凌晁,还有雷逸辰几人聚在一处闲聊,而苏沁柔带着齐雪儿,秦葻跟金妍儿过来。

    一家子聚在一起,倒是热闹不已。

    老国公爷因着疼爱轩辕樰,故而便一直待在了慕侯府,鲜少回国公府。

    而齐鸣也快六岁,长得与齐轩倒是有七分像是,不过性子却随了大舅母,瞧着反倒活泼不少。

    “你表哥如今还在边关。”齐氏看着慕梓烟说道,“到底是不愿意回来,早先都说让他成亲,可是他却不肯。”

    慕梓烟抿了抿唇,年前她去过边关,与齐轩见过面,见他黝黑健壮了不少,只是那眼神却一如从前那般,慕梓烟在想,前世国公府被满门抄斩,最后表哥也丢了性命,可是这一世,表哥还活着,那么一切便随他吧。

    齐轩为何不娶亲,大家都知晓是因为谁,却也心照不宣,好在大舅母有了齐鸣,也算是有了寄托,故而便也随着齐轩去了。

    轩辕芷安静地坐在齐氏的身旁,甚是端庄温婉,让齐氏越发地喜爱,握着她的手说道,“这孩子长得与你外婆很像。”

    “是啊。”慕梓烟瞧着轩辕芷,自然也想到了外婆,笑着应道。

    轩辕芷自然是没有见过,不过听母亲提过,便知晓太外婆是个聪慧的长辈。

    “可有中意的人了?”齐氏紧接着问道。

    “我让芷儿自己出去见识见识。”慕梓烟是这样打算的,故而低声说道。

    “总归是女儿家。”齐氏觉得有些不妥,更何况还是公主呢。

    轩辕芷倒是觉得自己应当独立出去历练历练,这才随着慕梓烟前来大焱,算是辞行。

    “我瞧着倒是好的。”慕梓烟接着说道,“谙儿呢?”

    “哦,如今在任上。”齐氏接着说道,“在涿州。”

    “涿州?”慕梓烟看向轩辕芷,“瞧了,你表哥在涿州,过些时日你也便出去走走。”

    “是。”轩辕芷正有此意,正好也去看看当地的风情。

    “她一个女儿家如何能出去?”齐氏心疼道。

    “让碧云陪着就是了。”慕梓烟笑吟吟道。

    “外婆,您放心就是,芷儿自幼习武,而且还有碧云姑姑陪着,自是不会有事,地时候我便去寻表哥,也不妨事。”轩辕芷柔声说道。

    “好吧。”齐氏总归是拗不过的,便勉强答应了。

    轩辕念也回来了,听见轩辕芷要出外游历,他连忙说道,“大姐,我也要去。”

    “不成。”轩辕芷看着他说道,“你随着太外公吧。”

    “好。”轩辕念知晓,妹妹被慕容叔叔带走了,而太外公这处便没有人陪着了,大姐不放心。

    慕梓烟看着轩辕芷如此有心,自是高兴不已。

    想着漓儿弱冠之后也要选亲,也不知道到时候看中了哪家姑娘。

    轩辕青箐带着君临儿正好过来,而吕娘子带着自己的孙女张婧,并张谦跟慕梓芜也入了府,章跖与侯依依也带着女儿章琤过来。

    章琤最后并未与慕谙在一起,倒是与齐雪儿的儿子雷青成亲了,早先这两个孩子便情投意合,只是后来,阴差阳错的让侯依依与苏沁柔都会错了意,如今想来,也不免觉得好笑。

    眼瞧着孩子们都渐渐地长大,而雷青与章琤也在年前生下一子,名叫雷俊。

    齐雪儿也当成祖母,而侯依依自然也当了外婆。

    齐玉儿与苏圩的儿子也有五岁,名叫苏智,如今便也带了过来。

    孩子们在一处自是玩闹着,而她们便坐在一处看着,转眼间便是儿孙环绕,一时间却也是感慨万分。

    苏沁柔轻咳了几声,接着说道,“眼下珏儿那处还是没有着落。”

    慕凌珏如今也有二十有四,一直在任上,最近这几年也极少回来,而每每回来都匆忙地离开,每每提起的时候,慕凌珏却也避而不提。

    “这孩子怕是还没有遇上。”慕梓烟倒是不着急了,只觉得姻缘天注定,该来的时候自会来。

    齐氏倒是有些着急,眼瞧着谙儿也弱冠了,这叔侄两个还真是……

    侯依依握着慕梓烟的手,感慨道,“慕姐姐,你说当年我们在一起的日子,可惜啊,时光一去不复返了。”

    “如今不是很好?”慕梓烟浅笑着说道。

    “恩。”侯依依接着说道,“你呢?”

    “我?”慕梓烟想了一会说道,“我倒是没什么。”

    “不过瞧着你倒是极好的。”侯依依羡慕地说道,“还能四处走走。”

    “是了。”慕梓烟浅笑着点头,“侯世子呢?”

    “哥哥娶亲了,如今日子过得倒是不错的。”侯依依接着说道,“如今天下太平,倒是没有纷争,这京城内也越发地热闹了。”

    “是啊。”慕梓烟也着实地松了口气,这样的生活是她所期盼的。

    苏沁柔接着说道,“你们接下来去哪?”

    “恩……”慕梓烟轻笑道,“打算去雪鹰国看看。”

    “雪鹰国如今还在?”苏沁柔紧接着问道。

    “在的。”慕梓烟便想起了那渔村,只可惜已经没有了,她始终还是想要轩辕烨想起过往来,也许去雪鹰国能够发现什么呢,毕竟东方泗也是南宫家的人。

    “大姐,我要跟你一起去。”秦葻看着她说道。

    “这些年,你跟二哥将北青都玩遍了吧?”慕梓烟轻笑道。

    “恩。”秦葻点头,接着说道,“所以要跟着你去雪鹰国瞧瞧。”

    “好。”慕梓烟爽快地答应了。

    “我也想去。”齐雪儿连忙说道。

    “你如今能走得开?”吕娘子在一旁说道。

    齐雪儿接着说道,“我只觉得,倘若不出去,怕是便老了。”

    “在我跟前说老?”齐氏忍不住地开口。

    齐雪儿连忙笑了,而大舅母也跟着笑着。

    难得大家聚在一处,便也这样热热闹闹地聚了几日。

    轩辕芷便带着碧云离开京城,前往涿州去了。

    而轩辕念则是跟着老国公爷去了军营。

    慕梓烟与轩辕烨也准备了一番,打算去雪鹰国。

    金妍儿是羡慕慕梓烟与轩辕烨的,不过眼下,她倒是无法离开。

    轩辕芷带着碧云到了涿州之后,当下便去衙门见了慕谙。

    慕谙瞧着轩辕芷时,也是眼前一亮,连忙拱手道,“早先,母亲便传来书信,说表妹要过来,我便特意在这处等着。”

    “表哥。”轩辕芷微微福身,抬眸看着慕谙眉眼间竟然也有几分儒雅风韵,谦逊有礼,穿着一身官袍,却又带着几分地威严,便觉得他这些年来倒是越发地成熟了。

    慕谙迎着轩辕芷入了后堂,便是他的住处,自是命人准备好了厢房,而后带着轩辕芷在涿州转了几日。

    “表妹后头有何打算?”慕谙与轩辕芷之间倒是趣味相投,这些时日的相处,也越发地亲密。

    二人坐在一处说了许久,轩辕芷反倒想要待在这涿州几日。

    正巧,这几日衙门内出了几桩命案,而轩辕芷却因着跟吕娘子,与慕梓烟学过,自幼便又喜欢看这些东西,索性便随着慕谙一同破案去了。

    慕谙却也越发地欣赏起轩辕芷来,久而久之,二人之间却生出了几分地好感。

    这一日,乃是涿州的花灯节,二人相约前去赏灯。

    “小主子。”碧云认了碧云的孩子当义子,故而也打定了主意,这一辈子终身不嫁,故而如今已经将头盘了起来,正服侍着轩辕芷穿戴妥当。

    轩辕芷看着铜镜内的自己,满意地点头,“碧云姑姑,你说表哥会喜欢吗?”

    “表少爷瞧着自然会喜欢。”碧云笑吟吟地说道,“只是小主子,您是不是?”

    “什么?”轩辕芷此刻面若桃花,眉目间沾染这几分的春情,显然是情窦初开了。

    “您与表少爷?”碧云觉得此事还是要问清楚,她担心夫人会不同意。

    轩辕芷抿了抿唇,想了一会说道,“我也不知怎的,只是觉得与表哥有许多的话要说。”

    她小心地看着碧云,“碧云姑姑,你说表哥可有这样的感觉?”

    “哎。”碧云见轩辕芷如此,便知晓了,只是……碧云还是觉得不妥。

    慕梓烟自然是不同意,毕竟在她看来,表兄妹之间是不能……

    轩辕芷迟疑地看着碧云,一时间有些难过,便低头看着自己的这一身打扮,“等今夜赏灯之后,我便回去。”

    “是。”碧云知晓轩辕芷是聪明的孩子,自然知晓这其中的利害。

    慕谙高兴地在河边等着轩辕芷,远远瞧着她穿着粉桃色绣着合欢花的百褶裙,发髻弯成追云髻,只戴着一支粉色桃花簪子,戴着白色珍珠耳环,宛若那三月的桃花,美得动人心魄。

    慕谙便这样看痴了,只是愣愣地站在桥边,却不知反应。

    轩辕芷浅笑着站在他的面前,二人便默默无言地走着,慕谙不知该说些什么,而轩辕芷却觉得自己无法说出口。

    二人便这样走了许久,慕谙终于鼓起勇气,可是却看见轩辕芷只是笑吟吟地看着他,他便又将心里的话憋了回去。

    “表哥,明儿个我便动身,回京城去了。”轩辕芷柔声道。

    “哦。”慕谙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一时间心乱如麻。

    轩辕芷轻笑道,“表哥,我回去自会告诉外婆,你在这处如何如何。”

    “恩。”慕谙是个聪明人,从轩辕芷的语气中,便知晓有些东西是不能妄想的。

    他转身看着一旁放着的河灯,连忙买了两个,然后递给她。

    轩辕芷捧着河灯,嘴角始终挂着明媚地笑容,与慕谙放了河灯,许了愿。

    翌日,慕谙亲自送她离开,却站在亭边良久,魂不守舍地回去了。

    轩辕芷坐在马车内,只觉得心思沉重了不少,转身看着碧云,也只是暗自苦笑。

    待回了慕侯府,齐氏见她回来,自是高兴地问着话,不过瞧着她眼角似是透着哀伤,难免有些担心。

    “怎么了?”待轩辕芷去烟落院歇息的时候,齐氏特意唤碧云前来问话。

    碧云便一五一十地说了,而后说道,“怕是夫人不会同意的。”

    “哎。”齐氏也觉得不妥,故而说道,“过些时日便好了。”

    “是。”碧云应道,接着便退了下去。

    慕梓烟与轩辕烨如今已经到了雪鹰国,东方泗亲自前来迎二人,如今南宫家已无,而他们便也成了南宫家最后的一脉。

    慕梓烟看着东方泗,与轩辕烨,三人便在密室内说了许久的话。

    “我知晓总有这一日。”东方泗看着慕梓烟说道,“只不过我所知道的也不过是皮毛罢了。”

    “那如此说来,如今的南宫家只剩下你们了?”慕梓烟看着东方泗说道。

    “正是。”东方泗接着说道,“具体的事情也只有南宫家主知晓,可是如今南宫家主已经去了。”

    “这雪鹰国?”慕梓烟难免有些触景伤情。

    “日后便也成了南宫家的延续。”东方泗接着说道,“如今已有百年,总归不能再断了。”

    “你不知道更好。”轩辕烨淡淡地说道,倘若知道了,怕又是一场风波啊。

    东方泗苦笑道,“我庆幸不知道,否则,如今雪鹰国怕是也不存在了。”

    “是啊。”慕梓烟知晓,其他知道南宫家秘密的人,也随着青恒消失了,如今也只剩下雪鹰国。

    东方泗也不久留,接着便回宫去了。

    慕梓烟看着眼前的将军府,接着便看到不远处跪着的闵嬷嬷。

    当年,她并未将闵嬷嬷处置了,她知晓,闵嬷嬷一直守着将军府,是为了曾太外公。

    闵嬷嬷上前恭敬地行礼,“老奴见过大小姐。”

    “既然真相大白了,日后这将军府便交给嬷嬷了。”慕梓烟淡淡地说道。

    “是。”闵嬷嬷也只是垂首应道。

    慕梓烟接着说道,“碧云很好。”

    “是。”闵嬷嬷双肩微微抖动着,而后便退了下去。

    秦葻与慕凌睿二人看着闵嬷嬷,接着又看向慕梓烟。

    “大姐,这雪鹰国到底没有什么可看的。”秦葻嘀咕道。

    “不过是想来看看,毕竟这里也是我的家。”慕梓烟抬眸看着这将军府,低声道,“也是我们的家。”

    秦葻知晓慕梓烟言下之意,便也不再说什么,转身看着慕凌睿。

    “大姐要待多久?”秦葻紧接着问道。

    “半个月吧。”慕梓烟低声道,“过些时日,我们顺便去西戎看看。”

    “大姐想樰丫头了。”秦葻打趣道。

    “我是担心她将西戎闹个天翻地覆。”慕梓烟头疼地说道。

    过了几日,慕梓烟便收到了碧云传来的消息,待看完之后,幽幽地叹了口气。

    轩辕烨见她愁眉不展,低声道,“怎么了?”

    “你看。”慕梓烟揉着眉心说道。

    轩辕烨接过看了一眼,双眸微顿,“倒是没有想到,那你该如何?”

    “总归这表兄妹?”慕梓烟知晓,在这个世界表兄妹成亲是最平常的,可是她却过不了自己心里这关。

    轩辕烨收起书信,“芷儿是个聪慧的丫头,她既然能回来,便已经做了决定,倘若后来,她还是克制不了,便说明她已经下定决心了,烟儿,儿孙自有儿孙福。”

    “可是……”慕梓烟很纠结。

    轩辕烨接着说道,“我知道你的顾虑。”

    “恩。”慕梓烟点头,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轩辕烨未料到最后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只是感情的事情终究是说不明白的。

    涿州,慕谙接连数日神情恍惚,总是深夜一醉解千愁,却也没有了往日的潇洒,他终是忍不住,当下便回了慕侯府。

    齐氏得知他回来,虽然高兴,却也知晓他为何回来。

    苏沁柔看着慕凌轩,“谙儿跟芷儿?”

    “哎。”慕凌轩低声道,“我是不同意的。”

    苏沁柔也觉得不成,可是谙儿何时如此冲动过?总归有些不忍心。

    轩辕芷却对慕谙避而不见,干脆直接不辞而别了。

    慕谙失落不已,当下便去了苏沁柔那处。

    “母亲。”慕谙瞧着憔悴了不少。

    苏沁柔叹了口气,“你父亲与我都是不同意的。”

    “儿子明白。”慕谙敛眸道,“儿子情根已中,怕是再难与其他女子成亲了。”

    “你……”苏沁柔一听,当下便晕厥了过去。

    慕谙吓得不轻,可是却也不能改变心意。

    轩辕芷并未走多远,只是去了温泉庄园躲着罢了。

    碧云前来告诉她,慕谙对苏沁柔所言,她也只是默默垂泪,却知晓他们之间万不能发生这样的情感。

    故而便只能咬牙断了,当下便离开了大焱,直接回了北青。

    轩辕漓未料到轩辕芷这么快便回来了,自然不知晓她跟表哥发生了感情。

    不过见她日渐憔悴,才问了碧云。

    芸香留在了北青,金枝则是随着轩辕樰去了西戎。

    “到底是怎么回事?”轩辕漓低声道。

    “这……”碧云也只是幽幽地叹着气,便又将事情说了一遍。

    轩辕漓愣了半晌,穿着明黄色的龙袍,金冠玉面,如今的容貌便如此俊美,倘若再张开一些,怕是迷倒众生了。

    轩辕漓蹙着眉头,当下便去找了轩辕芷。

    “大姐,你如此折磨自己,你可知晓表哥那处也同样在折磨自己?”轩辕漓看着轩辕芷说道。

    “那又能如何?”轩辕芷抿了抿唇,“此事你莫要再插手了,过些时日,你便设宴,将这北青的青年才俊都召来,我要择婿。”

    “大姐,你莫要胡闹。”轩辕漓瞪大双眼说道,“你可知晓,你如此做,到时候表哥怕是活不成了。”

    轩辕芷低声道,“长痛不如短痛。”

    “你……”轩辕漓觉得此事他是管不了了,当下便让碧云传了消息给慕梓烟。

    慕梓烟接连收到轩辕漓传来的书信,也只能唉声叹气。

    轩辕烨看着她,“你该如何?”

    “总不能不管。”慕梓烟接着说道,“谙儿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他什么秉性我能不知道?与哥哥一样,死心眼,倘若他真的认定了,到时候知晓芷儿这丫头真的嫁人,必定会做出傻事啊,倘若真的如此,到时候芷儿怕是也活不成了。”

    “只是……”轩辕烨知晓她始终过不了心中这一关。

    慕梓烟抿了抿唇,“这里终究不是那个世界。”

    “烟儿。”轩辕烨知晓她最终还是妥协了。

    很快,长公主择婿的消息便传遍了整个北青,而慕谙在轩辕芷前来北青的时候,便也追着过来了,刚到了京都,便得了消息,因着连日劳累,刚到了宫门,便吐了血。

    轩辕漓听到宫人前来禀报,连忙亲自去接了慕谙,待太医诊断之后,只说是气血攻心,怕是不好,轩辕漓连忙便命人去告诉了轩辕芷。

    轩辕芷正在刺绣,听到消息之后,指尖也刺出了血来,腾地起身,便冲了出去。

    慕谙躺在床上,昏迷不醒。

    轩辕芷匆忙入内,轩辕漓看着她焦急地神色,无奈地摇着头,而后便只留下二人,接着退了下去。

    碧云抬眸看着轩辕漓,“皇上,老奴……”

    “碧云姑姑,此事并非您的错。”轩辕漓接着说道,“表哥性子如何,我自是知晓的,大姐既然与他情投意合,想来爹娘也不会阻拦,既然如此,成全了便是。”

    “是。”碧云垂眸应道。

    轩辕芷坐在床榻旁,亲自照顾着慕谙。

    慕谙昏迷了整整三日,幽幽转醒,便看见轩辕芷靠在一旁,他愣了一下,便缓缓地坐了起来,脸上带着笑意,静静地凝视着她。

    过了许久之后,忍不住地咳嗽起来,吵醒了轩辕芷。

    轩辕芷抬眸看着他,连忙上前轻轻地拍着他的后背,“你……”

    慕谙却伸手握住她的手,“芷儿。”

    轩辕芷面色微红,只是看着他,“我们……是不可能的。”

    “我不管。”慕谙低声道,“倘若无法娶你为妻,不能与享受到老,我宁可了此残生。”

    轩辕芷抿了抿唇,“我们……”

    “芷儿,你当真要择婿?”慕谙抿了抿唇,颤抖地问道。

    轩辕芷扭头,将手抽了出来,“我们不可能。”

    她其身边向外走去。

    慕谙剧烈地咳嗽着,只是目送着她离开的背影,已然下定了决心。

    轩辕芷只是站在寝宫外头,咬牙不让自己哭出来。

    轩辕漓走了过去,“这是何苦呢?”

    “不成就是不成。”轩辕芷接着转身进了寝宫内,站在慕谙的面前,拔出发间的簪子,“倘若你敢轻生,我便先死在你的面前。”

    慕谙抬眸看着她,突然笑了,接着说道,“我知道了。”

    轩辕芷丢下簪子,转身离去。

    慕谙缓缓地将那簪子捡了起来,收入袖中,待伤好之后,便离开了北青,回了大焱,到了涿州之后,再未回过慕侯府。

    轩辕芷并未择婿,却也没有嫁人的心思了。

    慕梓烟与轩辕烨回来之后,看到是如此的结局,却也不知该如何说,只是任由着他们。

    转眼,又过了三年,轩辕漓到了弱冠的年纪,紧接着便是选亲,而轩辕漓却是个有主意的,却也将此事交给了慕梓烟。

    慕梓烟皱着眉头,将北青的大家闺秀筛选之后,选中了人品极佳的,便交给轩辕漓自己挑选。

    轩辕漓看过之后,倒是没说什么,当下便离宫去了。

    “他便这样跑了?”轩辕烨没有想到这臭小子趁着他在宫中,便这样跑了,将朝堂之事丢给了自己。

    慕梓烟低笑道,“也不知随了谁。”

    轩辕烨被噎住了,接着说道,“樰儿那孩子,如今整日儿粘着慕容狄,日后我真担心。”

    “不会的。”慕梓烟知晓,慕容狄是将轩辕樰当成女儿看待。

    “那你呢?”轩辕烨醋意横飞地看着她。

    “我?”慕梓烟低声道,“我什么?”

    “你就打算任由着这个臭小子出去?”轩辕烨低声道。

    “过几日,他自会领着媳妇回来,放心吧。”慕梓烟慢悠悠地说道。

    轩辕烨听慕梓烟如此想,觉得也是,便也不再多言。

    慕梓烟去看轩辕芷,见她闭口不提嫁人之事,只是安心地待在宫中,不是习字作画,便是刺绣弹琴,过起了修身养性的日子。

    她看着女儿如此,低声道,“芷儿,谙儿……”

    “娘,您瞧瞧,女儿这幅丹青如何?”慕梓烟却刻意地岔开。

    慕梓烟也只能无奈地看她一眼,总归觉得事情越发地不受控制。

    半月之后,轩辕漓才回来,当下便选定了大学士府的千金为后。

    两个月之后便举行了封后大殿。

    慕梓烟正打算回大焱去看望老国公爷,一切准备妥当的时候,收到哥哥传来的消息,老国公爷病危。

    轩辕芷不得不前往大焱,而轩辕漓也带着皇后一同赶去,将北青交给了轩辕複。

    等到了慕侯府,老国公爷也只剩下最后一口气。

    待看见慕梓烟带着孩子们都到了,国公府那处也都到了,连带着齐轩也都赶了回来,老国公爷看着他们,嘴角含笑,安然地去了,没有留下只言片语。

    慕梓烟跪在地上,众人亦是嚎啕大哭。

    等办完老国公爷后事之后,轩辕樰却执意要回西戎。

    “你这丫头,难不成真的?”轩辕烨盯着轩辕樰。

    “爹爹,女儿觉得西戎很好啊,樰儿不放心慕容叔叔。”轩辕樰低声道。

    慕梓烟上前看着她,“你若真想待在那里,便待着吧。”

    “娘,您放心,樰儿会照顾好自己的。”轩辕樰也便告别了众人,去了西戎。

    轩辕烨望着自己最小的女儿不跟自己亲,竟然跟慕容狄如此亲近,这心里头难免不是滋味。

    慕梓烟见他如此,也只是无奈地叹着气。

    轩辕芷与慕谙二人走在幽静的小径上,此时已经是初春,地上还有一层积雪,鞋面踩在雪上,发出吱吱呀呀的响声。

    二人默不作声,只是这样慢悠悠地走着。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冷风吹来,他停下脚步,伸手拢了拢她穿着的斗篷,“去暖阁吧。”

    “恩。”轩辕芷变得沉默了不少,二人便这样相对无言,在暖阁内坐了一整日。

    苏沁柔远远地看着,而后又看向慕梓烟,“我担心这两个孩子?”

    “哎。”慕梓烟如今也心软了,可是看着芷儿那般地坚决,便知晓,此事怕是难办。

    “四弟呢?”慕梓烟转眼便不见慕凌珏了。

    “你说他何时才能成亲?”苏沁柔想起齐氏每日愁眉不展,也跟着担忧起来。

    “想来快了。”慕梓烟也说不上,只是觉得四弟似乎有着心事。

    “念儿也要弱冠了吧?”苏沁柔低声问道。

    “姝儿可寻到了?”慕梓烟低声问道。

    “早先便与玉儿妹妹定了亲,如今也要等三年后了。”苏沁柔接着说道,“正巧到时候刚刚弱冠。”

    “恩。”慕梓烟微微点头,眼下她们也都成了当奶奶的人,这日子过得也真快啊。

    “听说漓儿那处也有好消息了?”苏沁柔接着问道。

    “三个月了。”慕梓烟浅笑着说道,“如今想来,他也不过是个孩子,却也是要当爹的人了。”

    “你也要做祖母了。”苏沁柔笑道,只是看着自己的儿子,突然感慨起来,“我如今怕是要赶不上了。”

    “嫂嫂。”慕梓烟接着说道,“是我对不住你。”

    “傻话。”苏沁柔叹了口气。

    慕梓烟也只能苦笑,只是很多事情都是始料未及的。

    转身,便看见齐雪穿着褐色大氅站在树下,她缓缓地上前,见他越发地挺拔如松,也只是浅浅地开口,“表哥。”

    “表妹,过几日我会去给祖父守灵。”齐轩看着她说道,“瞧着你安好,我自是放心。”

    “表哥,你也该……”慕梓烟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齐轩低声道,“表妹,我很好。”

    慕梓烟轻轻地点头,目送着齐轩离去。

    轩辕烨不知何时站在了她的身侧,侧眸看着她,“可是难过了?”

    “芷儿跟谙儿?”慕梓烟看着远处的暖阁,转身看着轩辕烨。

    “既然都放手了,便由着他们吧,感情的事情本就说不清楚。”轩辕烨如今却也不去再反对了,毕竟这种事情,他也无法反对。

    慕梓烟微微点头,接着说道,“那念儿呢?”

    “还早呢。”轩辕烨低头看着她,“漓儿的媳妇如今有孕,准备一下便要回去了,我们自是不能留在这处。”

    “我知道了。”慕梓烟接着说道,“不过儿媳妇的体质有些差。”

    “这一路怕是要小心一些。”轩辕烨也没有想到自己也要当祖父了,一时间有些感慨起来。

    慕梓烟靠在他的怀里,“我们可还要去哪里?”

    “这名山大川我们都走遍了,如今也该回家,含饴弄孙去了。”轩辕烨低声道。

    “那好。”慕梓烟也是如此打算的。

    轩辕漓正陪着自己的皇后,见她气色不好,便也跟着担心起来。

    要说他选中她做皇后,着实因为她身上有股灵气与母亲很相似,识大体,又能与他说得来,却也不是个木讷之人,二人之间成亲之后也算是琴瑟和鸣,倒也很顺心。

    轩辕漓也不喜欢后宫争斗,故而这辈子也只打算娶一个,而皇后也是知道的,故而心里越发地爱慕尊敬轩辕漓,夫妻二人如今的日子过得倒是顺遂。

    金妍儿带着儿子慕悱过来,见慕梓烟与轩辕烨说着什么,便笑着过去了。

    “侄儿见过姑父,姑妈。”慕悱恭敬地行礼。

    慕梓烟笑吟吟地点头,“倒是瞧着越发地长进了。”

    金妍儿笑道,“早先便想要过来,只是瞧着芷儿跟谙儿在前头,便等了一会子。”

    “三嫂的身子可好?”慕梓烟浅笑着问道。

    “前些时候有些咳嗽,如今倒是好了。”金妍儿笑吟吟地回道。

    等寒暄了几句之后,慕梓烟便与金妍儿去霁月院。

    轩辕烨则是去了旁处。

    慕梓烟在临行前入了宫,与轩辕青箐说了一会子话,瞧着君临儿不停地询问着轩辕樰,便笑着说道,“她如今去了西戎,倒是不知何时能回来。”

    “哦。”君临儿颇有些失望地应道。

    慕梓烟便也不说什么了,只是等君千瑞前来,便与君千瑞一同出去了。

    “姐姐。”君千瑞如今也不唤她娘亲,反而熟稔地唤着姐姐。

    慕梓烟低声道,“最近可是有事?”

    “也不知怎得,前几日梦见了冷寒峰。”君千瑞皱着眉头说道。

    “哦。”慕梓烟也只是微微点头,心存疑惑。

    君千瑞接着说道,“姐姐,这些年过得可好?”

    “很好。”慕梓烟看着他,“瑞儿如今也是当爹爹的人了,日后我也放心了。”

    “姐姐放心便是。”君千瑞低声道,“过往的都过去了。”

    “恩。”慕梓烟拍着君千瑞的肩膀,嘴角勾起幸福地笑容。

    齐氏如今年纪大了,因着老国公爷去了,心思也越发地重了起来,故而看着慕梓烟要走,自是不舍。

    轩辕芷自是要随着回北青,而慕谙也要回任上去。

    一时间,众人也都各自散去,幸好齐氏身旁还有慕梓茉,多少也是一些安慰。

    西戎,轩辕樰正拿着一根树枝,在殿外的雪地内舞剑,一身雪白的斗篷,随着那白雪飞落,一个飞旋,便稳当当地落在了地上,收起手中的树枝,调皮地眨了眨眼,便兴冲冲地进了大殿。

    慕容狄只是看着这样的轩辕樰,总是忍不住地想起慕梓烟来,见她满头大汗地进来,笑着拿过一旁的丝帕递给她。

    轩辕樰大大咧咧地坐下,胡乱地擦着,接着便倒了一杯温酒喝了下去。

    抬眸看着慕容狄,“慕容叔叔,你当真打算一辈子不成亲了?”

    “一个人自由自在的不是挺好,等你长大了,我便将这西戎交给你,我自是逍遥快活去。”慕容狄潇洒地说道。

    “想得美。”轩辕樰嘴角一撇,“我可不喜欢这劳什子的囚笼。”

    “多少人想要这位子,你却不稀罕?”慕容狄爽朗地一笑。

    “你不也是?”轩辕樰抓起花生米,抛了起来,而后便仰头接着。

    慕容狄觉得这丫头就是个小恶魔,不过却很对他的脾气,到底是真的将她当成女儿养了。

    轩辕樰转身看着殿外,“太外公去了,心里还是有些空落落的。”

    “想出去走走?”慕容狄当下便猜中了她的心思。

    “恩。”轩辕樰接着说道,“慕容叔叔,你可是要陪我出去?”

    “待我安排妥当了的。”慕容狄隔三差五都会带着轩辕樰出去,故而轩辕樰觉得这处自在的很,这才喜欢留在西戎。

    慕容狄因着轩辕樰陪着,倒是不会无聊了,日子过得也很精彩。

    外头大雪纷飞,可是殿内却是温暖四溢。

    轩辕芷坐在马车内,有些精神不济。

    慕梓烟看得出她有心事,接着说道,“你这丫头,旁的没有学我,这心思重的毛病倒是学足了。”

    轩辕芷看着她,“娘,弟妹有了身孕,这一路上怕是要走很长一段。”

    “你当真要这样下去?”慕梓烟直言问道。

    轩辕芷抿了抿唇,“娘,我不能。”

    “不能?”慕梓烟将轩辕芷搂入怀中,“难道我忍心看着你们这样相互折磨?”

    “可是……”轩辕芷缓缓地合起双眸,“女儿不能。”

    慕梓烟心疼地抱紧她,过了许久之后才开口,“随你吧。”

    轩辕芷便也不再说什么,直等到回了北青,她便又将自己关在寝宫内,不出去。

    “云飞会说话了。”轩辕烨看着慕梓烟说道。

    “哦。”慕梓烟淡淡地应道,“总归是不想见我。”

    “不见岂不是更好?”轩辕烨接着说道,“免得让我瞧见什么。”

    “还能瞧见什么?”慕梓烟觉得轩辕烨吃醋的毛病倒是越发见长。

    轩辕烨冷哼了一声,翻身将她压下怀里,低头吻上了她的唇,“我如今只想瞧你。”

    慕梓烟搂着他,“烨,你何时才能想起来呢?”

    “这始终你是心里头的刺。”轩辕烨幽幽地叹了口气。

    “恩。”慕梓烟点头,“眼下孩子们都有了自己的归宿,父母安好,等你全都想起来,我们便能安心地过一辈子了。”

    轩辕烨叹了口气,“我也想啊。”

    “那便等着吧。”慕梓烟的确很想知道,却也明白这并非一朝一夕的事情。

    早先的时候,轩辕芷与慕谙之间的事情,一直便这样耗着,他们看在心里,却也无能为力。

    轩辕烨这处却也一直没有再想起来,便与慕梓烟一同离开皇宫,去了一个山清水秀之地。

    轩辕漓不负众望,竟也生了一对龙凤胎,倒是让轩辕烨与慕梓烟高兴不已。

    孙女儿取名一个“绵”字,孙子取名一个“延”字,寓意为绵延不绝之意。

    二人当真是过上了含饴弄孙的日子,这也是慕梓烟从前想都不敢想的。

    日子便这样过着,平淡却很安逸……

    轩辕念弱冠之后,并未留在北青,当真做了一个闲散王爷,随着轩辕複一同出外游历去了。

    轩辕樰却一直留在了西戎,不过偶尔也会回来看他们,多半时候都在西戎陪着慕容狄。

    轩辕烨看着慕梓烟,在所难免有些醋意,“也不知她是不是我捡来的。”

    慕梓烟嘴角一撇,“你亲自瞧着生下来的,你说呢?”

    “怎得就喜欢粘着慕容狄?”轩辕烨低声道。

    慕梓烟也觉得奇怪,不过缘分的事情谁能说得明白呢?

    这一日,正是白梅盛开的季节,轩辕烨靠在白梅树下,搂着慕梓烟小憩。

    远处清风吹来,二人身上盖着厚厚的毯子,他嘴角噙着淡淡地笑意。

    他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轩辕兄。”轩辕烨走在一层层地白雾之中,耳边响起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他缓缓地转身,便看见远处站着的章仚。

    “章表哥。”轩辕烨双眸微动,显然没有想到,能够遇见他。

    “别来无恙。”章仚拱手道。

    “你可好?”轩辕烨是知晓章仚死了,所以现在看见的,也不过是他的执念罢了。

    “我很好。”章仚接着说道,“表妹那处,还望轩辕兄好好照看着。”

    “章表哥放心。”轩辕烨见章仚脸上露出不羁地笑容,不过那眉眼间却是安心地神色,渐渐地便消失在了他的面前,却在最后留下了一张纸条。

    他接过纸条,上面写着一句话,“来来往往,往往来来,来来去去,去去来来,我亦浮萍,随风飘零。”

    轩辕烨怔愣了半晌,倒是觉得这句话似是一种成全,又像是他在诉说着与烟儿的缘分,难道前世,他当真还做了什么?

    轩辕烨收起纸条,幽幽地叹了口气,接着便看见平煜与姬安正爽朗地笑着,而后看着他。

    “看来这是在等着我送你们一程。”轩辕烨上前拱手道。

    平煜冷哼了一声,“你还没有想起来?”

    “没有。”轩辕烨摇头道,“我倒是想,可是偏偏像断了线一般,连不起来。”

    “我也不知。”平煜挑眉道,“如今我也该走了,那丫头便交给你了。”

    “你呢?”轩辕烨看着姬安,“可有什么说的?”

    “没什么。”姬安知晓轩辕烨会好好待她,只是低声道,“保重,但愿来生,我们还能相见,只希望不要爱上同一个女子。”

    “好。”轩辕烨拱手道。

    平煜与姬安便在他面前消失了。

    轩辕烨顿时松了口气,只觉得这样下去,是不是还会看见什么呢?

    紧接着他便看见眼前浮现出的人,他双眸微动,“你没死?”

    “死了。”站在他面前的是青恒,“不过因为你还未想起,所以我便被你一直封存在记忆中。”

    “那平煜他们也是如此?”轩辕烨接着问道。

    “恩。”青恒点头,接着说道,“不过看样子你快要想起来了。”

    “快要?”轩辕烨双眸微动,低声道,“你活了一百年,到底是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青恒冷笑一声,“你我都是南宫家的人,却连命都不同,你生来便是那云端的人,而我却只能生活在阴暗中。”

    “恩?”轩辕烨不解地看着他。

    “你我乃是双生子,你天赋异禀,而我却被选为了你的依附着,你活着,我才能活着,倘若你死了,我也难逃一死,而你竟然为了一个女子,将自己封印起来,而我只能依靠着吸食人血延续性命,轩辕烨,不,南宫墨,你如此做到底值得吗?”

    “我虽然不知晓当初南宫墨值不值得,可是现在的我,值得。”轩辕烨看着青恒说道。

    青恒低声道,“不顾南宫一族?不顾手足之情?”

    “百年之前我将自己封存了?”轩辕烨却抓住了重点。

    “不错。”青恒幽幽地叹了口气,“倘若不是你还有气息尚在,我早已经灰飞烟灭了,我之所以算计慕梓烟,是因为你。”

    “我?”轩辕烨不解。

    “你将自己的力量封存在了各处,以此来守护她,而我要将这些都找到,才能够将你的力量凝聚在一起,否则根本无法成事,只可惜,接连两世,都功亏一篑了。”青恒冷笑了一声,接着说道,“南宫墨,你有何颜面去见南宫家的列祖列宗?‘

    轩辕烨低声道,“前世?”

    “钟璇是一个异数,倘若不是她最后将封存慕梓烟灵力的龙凤喜烛销毁,前世我便成事了。”青恒冷视着轩辕烨,“南宫墨,如今,你将南宫一族置于何地?”

    轩辕烨眯着眸子,“我不是轩辕烨吗?”

    “不错,你是轩辕烨,但你也是南宫墨。”青恒接着说道,“百年之前的你不过是幻象罢了。”

    “幻象?”轩辕烨觉得这里头似乎还隐藏着什么?

    “你跟我都是祖父将我们的幻象带去了百年之前,故而,你才无法离开那渔村。”青恒看着他说道,“而我过了百年,还是原来这幅模样。”

    “如此说来,真正强大的是祖父了?”轩辕烨便也顺着青恒的话说道。

    “千年之前,大邑国乃是九州大陆第一大国,可是一夜之间却消失在尘埃之中,你一定在想这是为何?”青恒看着他说道。

    “不错。”轩辕烨低声道。

    “因为,南宫家族的人都拥有一种能力,那便是可以运用幻术制造出一种幻境,可是这种幻术用多了,便会折损寿命,当时的大邑国表面看似繁盛,可是却也不过是制造出的幻境罢了,而南宫家先祖为了保留这种幻境,便利用南宫一族当时的元老,结合他们所有的力量,将整座大邑国长埋与地上。”青恒接着说道,“只等到千年之后,寻到凝聚南宫所有灵力的麒麟之子,合力唤醒长埋与地下的大邑国。”

    “那当时大邑国的臣民呢?”轩辕烨在想着,难道当时的百姓也随之掩埋在地下了?

    “你猜的不错。”青恒看着他说道,“他们就像是被定格了一样,倘若不是你为了救慕梓烟,合你我之力,再加上传国玉玺赋予的能量,便能够将千年之前的大邑国从睡梦中唤醒。”

    “唤醒了呢?”轩辕烨冷笑一声,“时光倒流,那么大焱?北青?西戎?不是也要随之消失?”

    “这便是身为南宫家人的使命。”青恒看着他说道。

    “倘若我是南宫墨,我也一定不会这样做,唤醒一个本就不可能再存在的国家,然后牺牲整个九州大陆百姓的性命。”轩辕烨看着情恨说道,“我当时肯定是不同意的。”

    “所以祖父才没有告诉你真正的原因,只是让你待在渔村修炼,可是不知后头,慕梓烟是如何得知的,告诉了你,你担心她无法回去,又担心祖父时机一到,命你照办,所以你才牺牲了自己。”青恒接着说道,“你是南宫墨,也是轩辕烨,而你、我,慕梓烟,我们都是从姬家的湖中身处在百年之前。”

    “烟儿身为姬家的家主,你杀了她,就是想要所有的人不知道这姬家湖中的秘密?”轩辕烨这下才明白,原来兜兜转转,最后真正让慕梓烟身处险境的还是自己。

    “是你将她唤去的。”青恒冷声道,“倘若不是你,她又如何能入得了湖中?”

    “看来还是我的错。”轩辕烨嗤笑道。

    “不错。”青恒直视着他,“祖父将毕生的心血都用在了你我身上。”

    “那你?”轩辕烨一听他跟青恒乃是双生子,那么他们都是?

    青恒低声道,“你说呢?”

    轩辕烨双眸一动,“那母后知道吗?”

    “当然知道。”青恒接着说道,“她之所以死,是因为不想让我与你为敌。”

    “倘若如此的话,我与你都是被祖父从姬家湖底带去的?”轩辕烨看着他说道。

    “不错。”青恒接着说道,“姬家之所以存在,是因着它千年之前便是依附于南宫家的。”

    “我到底知道多少?”轩辕烨觉得事情似乎与他猜测的太不同了。

    “轩辕烨,你想知道什么?”青恒叹了口气,“我折腾了这么久,可是最终还是败了。”

    “因为这是根本无法实现的事情。”轩辕烨看着青恒说道,“而我也不允许。”

    “该说的我也已经说了,至于剩下的,你自己去想吧。”青恒也不多言,所有的一切早已经尘归尘,土归土了。

    “前世我为何会死?”轩辕烨紧接着问道。

    “为何?”青恒冷笑了一声,却转身消失了。

    轩辕烨怔愣在原地,只觉得一阵晕眩,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便看见慕梓烟正看着他。

    “烨,你可是想到什么了?”慕梓烟见他满头大汗,一面擦拭着,一面问道。

    “我梦见了故人。”轩辕烨便将自己梦见章仚、平煜、姬安,还有青恒的事儿说与她。

    慕梓烟双眸眯起,“倘若真的如此,那么青恒的野心还真是大。”

    “倘若真的能成?”轩辕烨不敢去想,即便大邑苏醒了,那么活了千年的百姓呢?现在三国的百姓呢?

    慕梓烟抿了抿唇,“青恒还是没有告诉你前世的死因?”

    “恩。”轩辕烨点头,“他说让我自己想。”

    “我没有想到青恒跟你当真是双生子,那么父皇可知晓?”慕梓烟看着他。

    “不知道。”轩辕烨摇头道,“倘若知道,怕是也不会如此。”

    慕梓烟没有想到真相竟然是这样,轩辕烨就是南宫墨,而她因缘际会地穿越,竟然得了这个身份,间接地有了这样的经历。

    慕梓烟沉默了很久之后才说道,“烨,肖辰是如何过来的呢?”

    “肖辰?”轩辕烨低声道,“我想跟你的家族有关。”

    “那如此说来,你盗墓出现的东西,也跟南宫家有关?”慕梓烟突然觉得有这样一种可能,“会不会传国玉玺才是我家族盗墓寻到的?”

    “极有可能。”轩辕烨与慕梓烟暗自思忖着,这下总算将所有的事情都串联了起来。

    “眼下,就剩下你前世的死因了。”慕梓烟慢悠悠地说道。

    “只是不知钟璇到底是何身份?”轩辕烨淡淡地说道。

    “我想她跟肖辰一定认识,而且她前世的死肯定跟肖辰有关。”慕梓烟接着说道,“不过既然都结束了,那便别想了。”

    “恩。”轩辕烨点头,接着便又继续睡去。

    这一次,轩辕烨睡得很沉,梦中的自己在一个幽暗的地方,像是在棺木内,而这棺木旁种着都是白梅,正好将他的棺木隐藏起来。

    他看着一辆马车缓缓地驶过来,从马车内走下一女子,穿着水蓝色长裙,绣着花开牡丹,面容秀美,眉目中带着几分的春情。

    “烟儿……”轩辕烨忍不住地唤道,可是却无法靠近。

    “夫君。”慕梓烟行至白梅树下,摘下一枝白梅,转身看着自马车内出来的冷寒峰,便笑吟吟地上前。

    冷寒峰只是冷冷地看了一眼,低声道,“走吧。”

    “这白梅真美。”慕梓烟轻嗅着,便上了马车。

    马车缓缓地离去,也带走了那女子明媚地笑容……

    轩辕烨只觉得一阵头晕,似是感觉到了前世的自己,在从边关前往京城的时候,他突然做了一个梦,梦里面的情形,是慕梓烟浑身是血的样子,有一个声音不断地告诉他,“死了,你便能守着她了……”

    轩辕烨双眸一沉,唏嘘不已,原来他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守着她。

    往后的几年,慕梓烟都会在白梅盛开的时候路过此处,自马车下来,这一枝白梅……

    “烟儿……我愿化为尘土,化为青烟,化为一株白梅,在你路过的地方盛开,等你,守你,护你千年……只愿你千年之后能得以重生,你我再续前缘可好?”

    ------题外话------

    亲们,嫡妻是我写文以来,字数最长,更新最猛,耗费心血最多的文,当时开文的时候,光大纲就写了半年之久,连着四个月两万更,四百多万字,我只写了九个月,这本文,里面有很多的伏笔,也不知道死了多少的脑细胞,头发掉了一半,也许大家会觉得很夸张,但事实就是如此,完结了,却很想哭,舍不得,却又很感动,谢谢你们一路的陪伴与支持!

    PS:从更新大结局开始,为了感谢亲们的支持,柠檬会送丰厚的520小说币币,只要加柠檬的读者群:162935451【一六二九三五四五一】,第1—10名送999币币;11—20送666币币;21—30送333币币,只有一天的时间,送完即止,欢迎亲们来勾搭!另:柠檬新文《寒门娇宠》不一样的温馨宠文,求收哦!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嫡妻难惹》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嫡妻难惹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