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四章 葫芦瓶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吃仙丹 书名:古玩之先声夺人
    “我打听过了,这个人手脚有些不干净,当然,这只是原因之一,另外一个,你肯定想不到。”彭大胡子说到最后,笑得有些怪异。

    “猜不出来,能不能别打哑谜啊!”赵琦摇了摇头。

    彭大胡子嘿嘿笑道:“他们两个有着革命般的友谊。”

    赵琦马上便明白过来,眼睛瞪的老大,心里也打了一个寒颤:“怎么可能,他不是卫总的妹夫吗?难道卫总不知道这事?”

    “你觉得可能吗?只不过,卫总没说是有原因,他妹妹在结婚后,不知为什么,先有了这样的癖好,之后纪也变了,个中原因,咱们作为外人,就不知道了。”

    彭大胡子说:“不同于纪总,项勇军的性格好像是天生的,他这个人手脚不干净,还很善妒,仗着纪总的关系,跟我来耀武扬威,之前一次就被我抓了一个正着,要不是顾及着纪总的面子,我早就对他下手了。”

    说到最后,他脸上带着些许冷笑。

    赵琦也有些明白,项勇军刚才的表现,或许是基于一种破罐子破摔的心理吧。

    “那我不是得罪纪总了吗?”

    彭大胡子笑道:“哈哈,老弟可别紧张,纪总和他关系虽然亲密,但也是讲理的,再说了,天塌下来,还有我顶着呢。你做好你的顾问就行了。”

    赵琦笑了笑,对他来说也确实如此,他对什么争权夺利并不关心,如果做的不开心,大不了辞职得了。

    “彭总,没什么事,我就回去了。”

    “稍等一下,咱们公司这几天,收了一些藏品,还有我那边还有几件抵押的古玩,你都给看一看吧,不过我那边的东西,正让人取过来,你先看一下公司里的。”

    “可以。”

    赵琦听到抵压物,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彭总,我有个问题想请教。”

    “什么问题?”

    “我那幢房子,之前是不是有人看上了?”

    彭大胡子神色有些诧异:“你怎么会这么想的,难道那人去找你了?”

    赵琦一听就知道有戏,看来自己的那幢房子,确实是有问题。当初他也问过父母,但他们对那幢房子也不是很了解,只知道他爷爷也是买的二手房。

    难道这房子隐藏了什么秘密?

    “彭总,能不能详细讲讲?”赵琦模棱两可地问道。

    彭大胡子也误会了,以为他猜对了,说道:“怎么说呢,那人姓屈,具体叫什么我也不清楚,是个女的,看起来三十不到的样子,她是我金陵的一位朋友介绍过来的,当初她找到我时,说过段时间,你前妻会过来抵押房子。

    本来她想让我抵押三十万,我当时就觉得怪怪的,之后只给二十万。她可能是觉得引起了我的怀疑,就没有强行要求,但是,她说如果我还不起钱,就让我尽可能要房子,不要让你拖延,事成之后,她会给五万辛苦费。”

    听到这里,赵琦已经可以肯定,对方的目标就是他的房子,里面肯定隐藏着什么秘密,但自己住了那么久,房子每处地方都知道,不可能有什么秘密隐藏的住吧?

    难道是也像他一样,这幢房子原本是她的至亲之人的,有着特殊的意义?

    或许是这样吧。

    彭大胡子对此事多少有些好奇,说:“回头我给你查一下那女人的信息吧,如果有了结果,方便的话,记得告诉我一声。”

    赵琦道了声谢,笑道:“没问题。”

    接下来,赵琦在彭大胡子的陪同下,先去鉴定了公司里的古玩,没有一件有问题,到是彭大胡子让人送来的抵押物,一共五件到有两件是高仿,气得他当时就骂起了脏话,说要找对方算账云云。

    从典当行出来,已经三点多了,这个时候,古玩市场也没什么好逛的了,赵琦准备回家,突然想到,昨天母亲大人让他买一个合适点的花盆,差点给忘记了,于是又回到古玩城。

    让赵琦有些意外的是,居然还有一个孤零零的摊位,他定睛一看,发现以前并没有见过。那个摊位上摆放的都是青花瓷,看起来好像有些感觉,于是便走了过去。

    还没等他走到那个摊位前,有个六十多岁的老人,率先赶到,蹲下身仔细观察摊位上的一件瓷器。

    赵琦走到摊位跟前,老人有些眼熟,是一位收藏爱好者,好像姓曲,再看他观察的瓷器,发现是一件造型独特的葫芦瓶。

    这个葫芦瓶揉和“天圆地方”的理念,瓶口至腰部为椭圆状,下腹则为方形,胎质坚密,全器以青花绘以折枝瑞果纹饰,包含折枝石榴、荔枝、莲花、牡丹等花果纹,果实饱满,花盛叶蔓,生机勃勃,有多子多福之吉祥寓意,极为精细难得。

    赵琦记得清宫廷画家绘《美人图·鉴古》,画中美人坐于多宝阁前,美人座前案上即有一件上圆下方葫芦瓶,说明此瓶是宫廷中名贵的陈设用器。

    赵琦对这只葫芦瓶有些兴趣,但老人在打量,他也不好入手,只得先看看其它器物。

    这摊位上的其它瓷器,看起来就没有葫芦瓶那么精美了,从表现出的特征来看,一半都是晚清民国时期的民窑作品,扫了一眼,基本没有令他满意的。剩下的则都是各色各样的仿制品,不过做工到是不错。

    看来看去,只有那只葫芦瓶有些意思,但赵琦又发现,这葫芦瓶太新了一些,看起来就跟刚烧出来不久的一样,只是表面没有刺目的贼光。

    老人打量了足足半个小时,这才抬起头来问道:“老板,这东西多少钱?”

    摊主给了一个吉祥的数字,两万八,这让老人沉默下来。

    赵琦到觉得,哪怕是新的,这个价钱到也合理,因为这是一件琢器。

    所谓的琢器,指的是瓶尊类的瓷器,琢器产品成型难度大,产量小,保存条件要求较高,传世数量就相对稀少,故价值较高。而葫芦瓶又是琢器中成型难度较大的一种。

    我们知道,一般的琢器只需要将器物坯体的两端拉好后,一次接合后,即可入窑烧成。而葫芦瓶则需要三次。

    第一步,将葫芦瓶上下两部分分别接合成型,这一步骤就需要接合两次。第二步,就是将接合好的上下两部分用釉水进行第三次接合。第三步,等坯体牢固后才能入窑烧成。

    如此,还不能保证产品的成品率。因为窑炉内的烧成环境是难以控制的,如果稍有不慎,就可能会有次品产生。

    特别是这种天圆地方的葫芦瓶,想要烧制的规整,更加难做。因此,哪怕是现代制作的高仿,也是很有价值的,摊主给的价格很合理,接近市场价,由此也说明,这个摊主的经验很可能挺丰富的。

    说起来也是,现在这年月好东西都被收的差不多了,这个葫芦瓶至少价值百万以上,哪有这么大的漏可捡。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古玩之先声夺人》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古玩之先声夺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