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 谢景泽的回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饭团桃子控 书名:衣手遮天
    你阿爹已经同意了的。

    一想到这一句话,谢景泽就心如刀绞。

    他起初觉得,徐子宁乃是一等一的上佳妹婿人选,事实证明,他不但眼瞎还心盲,险些坑害了亲妹子。

    身为谢家的顶梁柱,他痛定思痛,每日三省自身,天天对天发誓,绝对不重蹈覆辙!

    可不等他练出火眼金睛,又冒出了一个图谋不轨的柴祐琛!

    当他不知晓,这厮明明学问高深,必定能够高中,却偏生装聋作哑的来同他讨教学问,明明手段高明,将杭州官场斗得地震,写出了名震大陈的青苗十八条,还故意装傻说自己个不通庶务,需要谢保林来教。

    青山村地处偏僻,若不是老家在那儿的人,压根儿不会往那头去……他一出去求救,便恰好看到这厮带着兵马在附近晃悠!

    谢景泽是绝对不会说,他甚至还曾经怀疑过,莫不是柴祐琛为了谢景衣故意赶了贼人来,然后来个英雄救美。

    可惨烈的现场,以及谢景衣的包子脸明明白白的告诉他,这绝对不可能是一个烽火戏诸侯的故事。

    柴祐琛没有那么混账,谢景衣也没有那么美!

    国公府要多少经验老道的掌柜的没有,要多少手艺高超的染布画图的嬷嬷没有,怎么地就偏生非谢景衣不可了?

    抓住机会就动手动脚,大庭广众之下,恨不得把这个人是我的写在脸上。

    简直太猖狂了!

    绝对不可以!这是谢景泽第一次的回答。

    绝对不可以!虽然你很好,但是请滚蛋!

    一想到后来的事,谢景泽的心如刀绞,变成了心如刀割。

    他不过是在书院里寒窗苦读了几日,期望着日后金榜题名,能够练就火眼金睛,认识更好的妹婿,可再一回来,天都变了啊!

    阿爹一口一个逸天,阿娘一口一个二郎!

    谢景泽深深地理解了,自己曾经为何会那么蠢,这是来自父母的馈赠!

    即便这个人眼中只看到谢景衣,对其他的姑娘恶言相向,毫不留情。

    即便这个人,对待别人像寒冬一般残酷,对待他们家人像是春风一般温暖。

    即便这个人送礼次次都送到人心坎上,不贵重,却情意满满。

    还是不可以!这是谢景泽第二次的回答。

    还是不可以!即便你再好,但是门不当户不对,我们家虽然门楣低,阿妹也绝对不会给你做小,所以请痛快的滚蛋吧!

    谢景泽以为,他都这么简单明了了,故事到这里就应该结束了,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这个人直接给他来了第三刀,一击毙命。

    那大约是冬日的一个清晨,寒风刺骨,天都没有亮,依稀可见星辰。

    守院子的家丁,都因为太冷,窝进了耳房里眯着打盹儿。

    杭州城里还算太平,已经许久都没有出现过什么乱子了。

    柴祐琛同他的父亲国公爷,翻墙……没有听错,就是翻墙进了谢府。

    谢家同国公府,拢共就是一墙之隔,会功夫的人,垫垫脚尖儿,便过来了。

    而谢景泽的院子,便是在这一角的,离街边远,离后院远,乃是读书的佳处。

    谢景泽记得清清楚楚,那一日他诗兴大发,提笔写了一首长诗,尤其是最后一句,不是他自吹自擂,简直是点睛的神来之笔,有望成为流传千古的佳句。

    他正摇着头晃着脑,便瞧见院子里杵着两个人。

    这一惊,那最后一句,给忘了个一干二净,直到现在都没有想起来。

    谢景泽想着,嘴角微微有些抽搐,你能想象得出?

    国公爷,带着他的儿子,夜里翻墙到女方家来提亲?

    没有错,是提亲!

    到现在想起来,他都没有想明白,那日脑袋一片空白的他,以及刚从被窝里被刨出来的阿爹,是如何同柴祐琛父子二人,坐在一个屋子里,然后收了玉佩以及柴祐琛的庚帖,把谢三囡“卖掉”的。

    他只记得,柴祐琛问:除了我,你们可见过阿衣看过其他男子?

    谢景泽把谢景衣从尿床那会儿的事,一直翻到了如今,还真别说,他的这个妹子,什么含羞带怯,怦然心动,那是从来都没有从她的脸上出现过。

    翟家的表兄,哪一回来,不是好吃的好喝的好玩的供着,还偏心眼子得紧,次次她同其他姐妹都是不同的,可这个人,像是从来都没有发现过一般,全然都没有放在心上过。

    他想说,我家阿衣也没有拿正眼瞧过你啊!可他突然想到了,前不久的时候,谢景衣缝制的衣衫。

    他一套,柴祐琛一套。

    谢景泽的话到了嘴边,到底没有说出口。

    柴祐琛又说:阿衣顾着大姐的名声,顾着二姐的名声,可从来不在乎自己的名声?为何?因为阿衣她压根儿没有打算嫁人。我可能是她最有可能接受的人。

    谢景泽一惊,谢保林不清楚,他还能不清楚,谢景衣的确是经常开玩笑,说自己日后自立门户,招男宠三千……他们都是笑笑就算了。

    可柴祐琛很认真,认真得让他觉得,谢景衣的确是打着这样的主意。

    柴祐琛还说:阿衣她想做一般的闺阁女子不能做的事情,旁的人不理解,可是我能理解。我祖上便出过女侯。

    柴祐琛还说:今日我有父亲来做见证,我这辈子只会娶阿衣一人,所以请把阿衣交给我吧。只不过我有一个不情之请,等到她心甘情愿的愿意嫁给我了,再告诉她。

    谢景泽回想着,手指微动,鼻头发酸,他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当时被感动得一塌糊涂的,觉得天底下,再也找不到一个比这更好的三妹婿了!

    第三次,谢景泽想说,可以!

    他太嫩,没有见过多少世面,一下子便被打动了,可谢保林不是。

    “国公爷,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你我两家,门不当户不对,小女不敢高攀……”

    国公爷一直在旁边笑眯眯的,听到谢保林的话,站了起身,从怀中取出了一块玉佩来,“这玉佩一共有两块,一块是逸天一直戴着的,这一块,给三囡。”

    “我相信我的儿子,他不要联姻,也可以挣来想要的。”

    谢保林一震,有些迟疑的问道,“那公主那边……”

    齐国公摇了摇头,“我同她早有约定,大郎的亲事归她管,二郎的所有事情,都由我来做决定。”

    谢保林叹了口气,“逸天人品贵重,若是门第低一些,不用你们登门,我都豁出老脸,求来做女婿。国公爷如此有诚意,两个孩子又十分的投缘,我岂有不应之礼。”

    齐国公见他接了玉佩,松了一口气,“这趟杭州没有白来,不瞒你说,我以为我这儿子,这辈子都要孤独终老,给官家做契兄弟啦!你家三囡养得好,啊哈哈!”

    一旁的柴祐琛脸一黑,不敢置信的看向了齐国公,爹啊,你刚刚是不是说了什么了不得的骇人话!不会说话不要说话!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衣手遮天》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衣手遮天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