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767章 第2766 薄酒报恩 来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子莫谦 书名:万古邪帝
    面对陆松含蓄的劝阻,邪天并未反驳,只是在沉默的同时点了点头。

    他能理解。

    当然,这种理解,并非针对对方把自己当成陆家人这一点。

    陆松是一个老人。

    这个老人,在其漫长的人生中走出无数的路。

    这无数的路糅合起来,也是一条路。

    这条路,名为老路。

    站在陆松的角度对邪天而言,什么是老路?

    自然是陆家的路。

    走这条路,会有许多助力。

    譬如陆家自上古积累至今的修行心得,浩瀚到无法想象的具有针对性的修行资源,和大帝相比也丝毫不逊色的大能教导等等。

    在这样的助力之下,任何人走向彼岸的路,都是一条九天寰宇极其罕见的成帝之路。

    更何况,这样的便捷之路,还不是只能成就普普通通大帝的,平庸的成帝之路。

    任何有理智的人,都会选择这条路。

    而陆松想要的,便是让邪天放弃看似莫测、实则无路的炼体之路。

    所以他的沉默,是出于对老人的尊敬。

    而他的点头,则含有——老人家,你有些交浅言深了的味道。

    对这一点,陆松显然不了解。

    将邪天的点头,当成会考虑的应承后,他脸上的笑容多少就自然了些。

    不知道邪天炼的什么体并不重要。

    不知道邪天如今真实的修为究竟到了何种高度也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漫长的人生经历告诉他——炼体是没有出路的,尤其对陆家的少主来说。

    毕竟,陆家少主,是注定要成为大帝的。

    “否则,大哥又何必自禁,哎……”

    陆松暗叹间。

    老爹就慢吞吞地走了过来。

    “小屁娃,有客人来怎么不说一声啊……”老爹朝陆松客气地笑了笑,又看向邪天不快道,“没规没矩的,这岂非显得我九州神朝不会待客?这界灵也是的,居然不通知老头我一声……”

    陆松也用微笑回应了这个突然出现,却又极其不客气的小家伙。

    不过他没斥责对方叫邪天小屁娃,也没纠正对方在老夫面前,你连小屁娃都不是的事实。

    “界灵,他好像睡着了。”

    陆松瞥了眼被他的驾临吓得昏死过去的界灵,对老爹笑道。

    “哎呀呀,真是失礼了!”老爹朝陆松拱手,一脸惭愧道,“老头我略备薄酒,若阁下不介意……”

    陆松正要拒绝,便见邪天笑道:“老爹对吃很有研究,相请不如偶遇,您……”

    “也好,那就却之不恭了。”

    薄酒就是薄酒。

    一人三杯之后,这场薄酒宴便宣告结束,邪天带着陆松,又走在随意走走的路上。

    “老爹,你这是哪儿一出?”躲在屋里的小树,手握心得,皱眉出现。

    “你个小屁娃知道个屁!”老爹翻了翻白眼,从怀里拿出一个小酒壶,嘬了一口得意洋洋道,“老头我这顿酒,便还了你们手里所有的心得!”

    “此话,怎讲?”一群人涌了出来,满脸好奇。

    老爹见状更得意了,摇头晃脑地卖弄起来。

    “正所谓涌泉之恩,滴水相报,咱欠了他们的情,总得还吧?”

    “但连陆家的主事人都见不到,怎么还?”

    “这不正好,刚小树偷偷摸摸跑过来告诉老头我这事儿,我登时灵机一动,请那老头喝了一顿,嘿……”

    “吃人嘴短,拿人手软……日后,他好意思拿这些心得说我们欠他家的?”

    ……

    涌泉之恩滴水相报八个字,再次刷新了众人对老爹的认知。

    但很快,他们便将注意力从衡量老爹到底有多猥琐,转移到了另外一件事上。

    “奇怪,那位好像是……陆飞扬的二叔?”

    “总之是陆家最大的那位……”

    “跑我们这儿来干嘛?”

    “之前不都是诡异前辈来请邪天去山上的么……”

    ……

    目视邪天转身回了九州界,陆松眸中满是欣慰。

    劝说邪天放弃炼体之路,是他此行真正的目的。

    但这并不等于他不看重邪天在炼体方面的巨大成就。

    恰恰相反,他很看重。

    “连炼体这条最为狭窄的路,你都能走到这种地步……”

    “一旦你下定决心换一条路,你取得的成就将超乎你的想象……”

    “只要,你愿意换……”

    ……

    所以他真正看重的,是邪天一旦做出了决定,便会为此付出一切努力的态度。

    这态度,是上古陆飞扬所不曾有的,或者说,没必要拥有……

    因为凭借陆飞扬的资质,他根本不用付出一切努力,就能轻易做到任何事。

    却也正因如此,轻易做到任何事带给陆飞扬的,是一场陆家人完全没有想到的噩运。

    摇头暗叹一声,陆松返回了先鸿山。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被吓得昏死过去的界灵,醒了过来,且哇哇大哭。

    直到紧张兮兮的众人赶来,他们才发现界灵并不是被谁欺负得哭了,而是感动莫名地在哭。

    “你,你干嘛?”

    “我,我开心啊……”

    “干嘛开心?”

    “因,因为陆松大人竟,竟会来我,我这里……呜呜呜,好感动……”

    这个贱皮子!

    九州众人互视一眼,给界灵下了一个鄙夷的评价后,小树又问道:“他干嘛来?”

    “因为少……哦不,邪,邪天他,他突破了啊,而且走出了一条前无古人的炼体之路,所,所以才过来问,问问……”

    众人闻言,一脸懵逼。

    懵逼之余,他们也在脑补着这一副有些不敢想象的画面。

    画面中……

    邪天用莫名的方式,突破了炼体大境。

    这位陆家的大人物居然没能看懂……

    所以忍不住亲自驾临九州界询问……

    事情弄明白了。

    老爹却再也得意不起来。

    因为他之所以有涌泉之恩滴水相报的机会,是邪天带给他的。

    “你,你开什么玩笑!”老爹受不了了,指着界灵怒极反笑道,“小屁娃充其量也就突破个什么孽神境,那老头能看不懂?你欺负老头我痴呆了么!”

    界灵无辜地眨了眨眼:“我,我没说过这话啊……”

    “哈哈,我就说……”

    “刚刚陆松大人离开时,他自,自己说的啊……”

    ……

    就在老爹目瞪口呆之时……

    “看不懂……”

    重新走进贾氏赌场的邪天,看向苍穹外那座还在喷涌的大帝之泉。

    “那茂衾背后的人,也应该看不懂吧……”

    笑了笑,邪天收回视线,钻进了自己的小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万古邪帝》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万古邪帝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