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378 幼姝早慧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衣冠正伦 书名:汉祚高门
    得知郗超他们野途遭厄,受人擒困,沈勋便要回返废园叫停斗殴,号召学子们来此营救同窗。(最新落秋小说网www.luoqiu.net)他们此前还是对手不假,但若是遭遇真正的外人为难,自然还是要同窗相助。

    倒是阿秀心思谨慎一些,追问几句明白事情缘由之后,觉得不可将事情闹大。他们自是理亏一方,若再气势汹汹而去,对方人家难免气急,将更加不好收场,于是便招呼近处六七人一同前来。

    待到现场之后,看见己方同窗十多个蒙童被对方人数更多的壮仆围在草地上,沈勋自是义气勃发,当先便大声吼叫起来。

    那年轻人闻声后回头一望,远远虽然看不清楚少年们相貌,但脸色又是一冷,摆手笑道:“原来还有漏网之鱼,一并擒来此处!”

    听到郎主吩咐,便有七八名壮仆分出,直向阿秀等人而来。

    沈勋此前被阿秀压在坑洞中一通乱攻无奈认输,心中正是气闷,待见对方气势汹汹而来,便将从阿秀那里借来的宝器一抖,当即便向前冲去。

    “二兄不要冲动!”

    阿秀见对方力大膀圆,体格更超出他们这些少年良多,担心沈勋吃亏,连忙喊话阻止。但对方壮奴也得自家郎主吩咐,又见沈勋还敢挑衅,当即便有人抬手去抓沈勋挥来的器杖。

    那宝器表面凝胶韧滑,却非单手能够抓住,沈勋手腕一颤,兵器非但没有被夺走,更是直接脱开对方擒握而捣在那人肩上。

    之后他侧肩横撞,将此人撞得踉跄后退,并又顺势挥杖砸向另一个壮仆,身躯灵活腾挪,一时间对方数人竟然不能将他擒住。可见早前阿秀战胜沈勋,也真是多趁侥幸。

    眼见二兄被人围困,阿秀也顾不及更多,抬手示意一名同窗于坡上观势并伺机求救,他则与其他几人一同冲下营救沈勋。

    沈勋灵活躲闪,已经让那几个壮仆有些羞恼,待见另有学子上前,则不免更是气恼,其中两人手持棍杖阔步上前,可是在看到冲下来的几名学子特别是阿秀的相貌之后,其中一个脸色已经陡然一变,抬手拉了同伴一把,而后返身冲至年轻人身边耳语几句。

    年轻人听完后脸色也是变了一变,继而抬手喝止家奴,又阔行迎向学子们,脸上也露出了笑容,摆手笑道:“原来是阿秀小郎,不意在此荒野遇见,你这是……”

    听到对方认识自己,阿秀先松一口气,摆手示意沈勋退回来,然后才转身望向对方,观其相貌倒不是特别熟悉,可是看到对方头顶那冲天高冠,便忍不住会心笑了起来。

    这年轻人正是他叔叔沈劲的朋友,名字一时想不起来,但阿秀却记得有此姑姑沈琰私下戏称对方危冠谢郎。于是他便也行上前,抬手施揖道:“原来是谢府贤长,小子学后与同窗闲戏在此,状有孟浪,还望世叔仁长雅谅,稍作遮掩,勿使劣态为家中严慈得悉力惩。”

    年轻人便是谢万,听到阿秀认出了自己,倒也有几分欣喜。大将军府邸宾客满盈,他虽然与沈劲同行出入几次,但也不确定阿秀这个小郎君能不能记住自己。

    至于阿秀礼称后的几句言语,他倒不怎么记在心上,闻言后只是摆摆手笑道:“学童好闹,天性如此,又算是什么孟浪劣态。我与你家世坚同窗良友,旧年学中浪戏,那可是大甚于此啊。”

    他这里随口道来,另一侧草地上的郗超已经忍不住撇撇嘴,心道既然如此,方才还有脸说馆院学风大不如前?不过他也知眼下并不是抬杠的好时机,只在那里摆手道:“阿秀来得正好,我们此前得你叮嘱,于此设伏,却没想到惊扰到谢府世好的车行,真是羞愧难当……”

    阿秀早知缘由如何,所以刚一开口便拿话架起谢万,再听到郗超的话后,脸上更露出一副羞涩惶恐表情,又连连对谢万施礼道歉:“既然如此唐突,真是失礼,不知尊府家人可有伤损?请让我……”

    谢万这会儿神态已经不再是此前那种焦躁模样,眼见阿秀如此,更是一脸大度摆手道:“此处本就荒僻,我轻行至此,扰了你们游戏,反又车具受损,真是各有所失。”

    说话间,他又转首望向阿秀身边其他几人,特别是多看了几眼在他家壮仆包围下还能稍作支撑的沈勋。待得悉沈勋身份后,他脸上更流露出稍显夸张的笑容:“竟是天中壮义沈二郎,难怪英姿壮朗,大得父韵啊!”

    旧年沈牧出镇泰山郡,年久无功,时誉渐弱,可是随着去年冀南的大胜,如今已是国中盛议几人之一。特别谢万居丧前也久在王师任事,更深知沈牧此功之壮大,因是对沈勋便更热情几分。至于其他如郗超之流,虽然得知出身也称不凡,但就不免冷淡一些。

    谢万这种世故的表现,本就世道俗情,无可厚非,但落在场中这些不谙世事的学子们眼中,则就有些别扭。

    谢万还要拉着沈勋再谈一谈他父亲去年功事,可沈勋自出生到现在,跟他家老子相处时间也有限,对此更是兴趣乏乏。

    他直接甩开了谢万的纠缠,行至谢家修车处蹲在那里看了看,便说道:“这车驾是神都坊所出,优重减震,寻常车轴是难更换的。过来两人,先回工程院去寻雷院士,请他先支一套丁九车配,速速送来。”

    沈勋热好斗殴,操行自是急缺,因是也常在工程院下属的神都坊里出没打工,对于器械事务并不陌生。

    他这里摆弄着谢氏家人好不容易换下的断裂车轴,随口道出一些保养事项,神都坊器物虽然精良,但构造也难免更加精致,谢府这车驾久乏保养,驰道坦行还倒罢了,行走崎岖野地中,就算没有陷入坑洞里,也是很容易出问题的。

    沈勋不愿搭理谢万,一副老司机的架势指点谢府家人日常养护车架的事项。

    谢万见状便也不凑过去,只是对阿秀稍作解释:“若只我行途受扰,也不至于肝火躁动,为难后进。只是今次护送家嫂、幼姝往龙门道观祈福,归途日短择行荒径,也就难免小有失态。”

    阿秀在亲人并同窗之间,自是喜怒随意,但是在外人面前,也如他父亲一样,不太惯于将心情全然摆在脸上。听到谢万的解释,他还只是做羞愧歉意状,待知车驾上乘坐的是谢奕的妻女,便又表示该要再作致歉。

    谢万似是想到了什么,拉住阿秀行到坡上围屏所在,靠近围屏的时候,阿秀便顿住足,立在围屏外长揖到地,恭声道:“学童浪戏,惊扰谢府阿媪、阿妹,实在羞愧难当。野中郊途不敢面犯,择日必登门再表歉意。”

    围屏中还没有回应,谢万已经上前拉起阿秀,笑道:“你我两家自是通家世交,无须拘于世道俗礼。家中幼姝也是简居枯燥,常思旧日与幼少世兄并日嬉戏的欢乐,道左偶遇,不妨一见。”

    阿秀听到这话,眸子倒是闪了一闪,但终究还是没有迈步。而此时,围屏内也有一名仆妇行出,将一柄绣扇递给阿秀。阿秀翻过扇面,见其上自有娟秀小字,未及细览,却见旁侧谢万眼神向此飘来,便将绣扇收入袖内,又对谢万歉意一笑,转又行回同窗之中。

    待到学子寻来车配,又有沈氏护卫寻找至此,帮手将车架修好,天色还未大暗,这件事总算得于了结。阿秀吩咐沈家护卫帮忙护送谢府家人回家,他又与同窗告别,而后才跟沈勋他们上车返家。

    之后谢府家人归途,谢万屏退车夫,亲自驾车而行。

    谢裒去世之前曾有遗嘱,言是生不能尽力壮复社稷,死则希望能够近览海内一统、告慰亡灵,既不愿葬于旧年沈氏帮助在吴乡兴设的新家,也不愿归葬故籍,而是希望葬在天中。又因去年战事频密,北邙军防严谨,因是便葬在了龙门附近,而谢家居丧一众家人,自然也结庐在此。

    这种用心,追其深意,只是不愿自己的死让家门子弟远离行台中心,错过之后的壮阔波澜。世道同于此情者不乏,谢家如此,倒也并不突兀。

    谢万虽然也悲伤于父亲之不寿,但也深知今年开始便是世道再作壮进的大年景,而他又恰是年富力强、志气高远的年纪,却不得不拘于礼法而丧居草庐,尽管行台也有夺情起用,但所针对的是他兄长谢奕那样的高级督将,自不会下及他这种下层的幢主兵长之类,不得不说是有几分失落。

    归途中,谢万终究还是没忍住,侧首向车厢内低语道:“嫂子,我是久在西边,不知家门世交情谊如何。但阿兄他于大将军,微时久从,恩遇良多,非得大将军嘉赏,世道激进之际,我家未必能享此从容境地。此中深情,不宜怠慢,儿女辈若能愉戏情生,咱们也应该乐于其成……”

    平稳行驶的车厢内,谢奕的夫人阮氏听到自家叔子絮絮叨叨、渐近不堪的言语,眉头隐隐皱起,但也并不发声。

    而她身畔则居坐着一名素绢襦裙的小女郎,小女郎肌肤皓白,眉眼清澈,凝脂一般的脸颊微显圆润,灵秀的五官已经透出一股难掩的娇态。

    只是此时小女郎的神态却谈不上温婉,贝齿都隐隐错咬起来。

    谢万不知车厢内情形如何,仍在自顾自言道:“阿秀小郎君,往年我是少有亲近,但今日所见,虽然仍是幼少体格,但姿容风采、举止神情,都已深得大将军真髓。此等灵秀玉种,时流多少企望,我家幼姝虽也……”

    突然后方车厢里传来一声闷响,小女郎已经忍耐不住,不顾其母拉阻,膝行上前拉开车门望着自家叔父道:“稚女庸劣,不知何得招惹阿叔这般厌弃?此身幼小,幸在父母不弃无用之物,兄弟能容芽幼之躯,才于家门短作容身。家门居哀,玉屑尚且不敢微颤逾礼,阿叔门庭柱石,此种邪论,怎可坦白天地之间?”

    糯声自具威慑,被自家侄女当面驳理,谢万先是愣了一愣,继而便低下头,不敢去看那灵秀清澈但此际却自有凛然的眼眸,片刻后他却笑了起来:“幼姝早慧,威言喝我,可知素囊怀秀,我是杞人忧天了!”

    听到谢万这双关戏言,小女郎更觉气恼,还来不及再说什么,已经被其母拉回车厢揽入怀内,抬手轻掩其口,作笑斥模样。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汉祚高门》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汉祚高门最新章节更新连载